盛安宁周时勋小说免费阅读抖首_盛安宁周时勋一纸枯凉盛安宁周时勋最新章节列表盛安宁周时勋_盛安宁周时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盛安宁周时勋小说免费阅读抖首_(盛安宁周时勋一纸枯凉)盛安宁周时勋最新章节列表(盛安宁周时勋)_盛安宁周时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陆长风摇头:“没人再见过,人们都忙着上工挣工分,哪有功夫去管一个来路不明的死人,所以后来都当鬼故事说着听。”盛安宁见周时勋一直看着手表,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关系,这说明周峦城还活着,这就是很好的消息,等回头告诉你爸妈他们,他们人脉广,肯定能找到。”…

免费试读

陆长风摇头:“没人再见过,人们都忙着上工挣工分,哪有功夫去管一个来路不明的死人,所以后来都当鬼故事说着听。”

盛安宁见周时勋一直看着手表,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关系,这说明周峦城还活着,这就是很好的消息,等回头告诉你爸妈他们,他们人脉广,肯定能找到。”

周时勋摇头:“不能说,等我们先解决了周陆明再说,要不然周峦城会有危险。”

周峦城没有回家,说明他伤得很重后来没了,或者他失忆不记得回家,不管哪种,他现在不出现才是最安全的。

盛安宁想想周陆明就挺生气:“周陆明算什么东西,他可以一手遮天吗?”

周时勋很耐心地跟盛安宁解释:“你觉得周陆明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是他的本事?”

盛安宁啊了一声,那就是身后还有大鱼在帮忙。

周时勋收起手表,冲陆长风点头:“谢了,你尽快把周陆明引来,公路爆炸的事情,他已经要慌了。”

陆长风点头:“行,那你先休息,我走了。”

又是来去如风,

陆长风走了没多久,钟文清和周南光一起过来,带着早饭,看见周时勋在和盛安宁在吃早饭,就埋怨周南光:“都怪你,我说早点早点,你非让我多休息一会儿,你看他们都吃早饭了。”錵婲尐哾網

周南光有些无奈:“我就打听到城南那家包子好吃,谁知道一大早就要排队,所以才耽误了时间。”

盛安宁赶紧笑着起来:“你们买了城南的包子?那家的肉包子特别好吃,就是太贵了,时勋都没舍得给我买过呢。”

周时勋有些诧异地看了眼盛安宁,她什么时候想吃包子了?

钟文清赶紧把饭盒塞到盛安宁手里:“那你和时勋赶紧吃,你们多吃点。”

盛安宁连连点头,把周时勋手里半个馒头拿走,给他塞了一个包子:“你尝尝,这家的包子特别好吃。”

边说着也不嫌弃是周时勋咬剩下的半个馒头,直接塞嘴里吃起来。

周南光和钟文清看着盛安宁的动作,都会心地笑起来,小夫妻感情还是挺好的。

在盛安宁的逼迫下,周时勋吃了四个大包子,钟文清满意地直笑。

等周时勋吃完,盛安宁简单地收拾一下,冲着周南光和钟文清喊着:“爸妈,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先去上课。”

钟文清愣了一下,赶紧点头应着,等盛安宁离开,扭头看着周南光:“你听见了吗?刚才安宁喊我妈了?是不是?”

周南光点头:“是,是个好孩子。”

钟文清开心地想哭,看见周时勋,又赶紧擦了下眼角:“时勋,你要不要喝水?我给你冲点奶粉?”

周时勋摇头:“不用,你们坐着休息一会儿。”

钟文清摇头:“我们不累,我让你爸一会儿去买鸡,然后去食堂借个炉子,给你炖鸡汤,中午吃鸡汤面,好不好?”

周时勋知道就算他阻止,钟文清也会坚持去做,点了点头:“你们不要太辛苦。”

钟文清连连摇头:“不辛苦不辛苦,你不是说租房子,要我和你爸帮你们去看看吗?”

周时勋觉得这事还是盛安宁自己去办最合适,要不她回头不满意会不开心:“不用,中午安宁会去看,她对市里比较熟。”

周南光压着钟文清的肩膀,替她回答:“那也挺好,到时候我们陪安宁去。”

周时勋又客气地道谢,就这样让钟文清已经很满意了。

虽然儿子没喊他们爸妈,但盛安宁喊了,那就很有希望。

和周南光去市场买鸡时,钟文清还不停地夸着:“时勋好福气呢,你看娶的媳妇多好,安宁看着就是个有福气的姑娘,还聪明懂事会照顾人。”

周南光虽然也觉得盛安宁不错,更认为现在钟文清是因为盛安宁先喊了她妈,所以看盛安宁就格外有好感。

钟文清还在感慨着:“当初陆明结婚时,他媳妇胡凌就不合我眼缘,你还说我是个厉害婆婆呢,你看我怎么就喜欢小冉和安宁呢。”

周南光不想点醒她,那是因为这两儿子一个没了,一个刚见面。

所以对小冉和安宁,还抱着爱屋及乌的态度,要真相处起来,也不一定会很融洽。

……

盛安宁喊了爸妈之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反而觉得自己也多了个家人,毕竟在这里已经孤苦伶仃,能享受家人的温暖,她还是有些贪恋。

去教室时,安秀玉看见她,赶紧抱着孩子去角落坐着。

李桂玲有些好奇,小声问盛安宁:“你和秀玉姐怎么了?昨天她回来哭了很久。”

盛安宁有些奇怪:“她哭了很久?你没问她为什么哭?”

李桂玲摇头:“我问了她没说,我就看见你俩在路边说话了。”

盛安宁心里冷笑,倒是没看出来安秀玉还会这种弱者有理的一招,不过她也不会惯着她。

当初不求她能救周峦城,也不应该推人去水里,被耽误两天救治时间,除非是命大,要不还能活吗?

也就现在法制不健全,放在后来,她就是谋杀。

“那我还真什么都没说,而且我心中也没鬼。”

李桂玲见盛安宁俏脸冷凝,很生气的样子,再想想安秀玉昨天在宿舍的表现,有些吃不准了:“你小叔子不会真是她害死的吧?”

盛安宁没吱声,也不想把这件事宣扬得到处都是,而且知道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专心的上完课,临出教室还给了安秀玉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她哆嗦地低下头,才满意的抱着课本去找周时勋。

一进病房,就闻到满屋子的鸡汤香味,床头柜上放着个褐色砂锅。

钟文清笑看着盛安宁:“你放学啦,我熬了一上午的鸡汤,时勋说你十一点半下课,我就看着时间煮的面条,你快去洗手来吃饭。”

盛安宁有些感动地放下课本,过去抱了抱钟文清:“辛苦了,光给时勋做就行了,我可以随便吃点。”

钟文清笑着:“你也多吃点,养得白白胖胖回头才好生养。”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7日 上午4:36
下一篇 2022年12月7日 上午5: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