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安茉陆寒州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姜安茉陆寒州_姜安茉陆寒州(姜安茉陆寒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司寒姜南初全文阅读

 姜安茉陆寒州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姜安茉陆寒州)_姜安茉陆寒州(姜安茉陆寒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司寒姜南初全文阅读

小说介绍

姜安茉突然好奇,陆寒州会不会都不知道有人喜欢他,毕竟现在人表达感情都挺含蓄的,像是肖燕那样上赶着照顾的没几个,更没人敢大胆的表白。在桌边坐下,伸手撑着下巴看着陆寒州,带着打趣地开口:“那你知道不知道,有人喜欢你?”陆寒州眉头皱得更紧:“不要胡说,让人听见影响不好。”姜安茉可以确定了,这个男人根本不知道有人喜欢过他,更是不解风情到有人示好都看不出来。…

免费试读

姜安茉在病房里转了两圈,有些无聊。

背着手又绕着病床转了一圈,又去窗前看着外面。

陆寒州也察觉出姜安茉的无聊,把书放下看着她:“你要是无聊可以去看电影,今天周五,晚上礼堂会放电影。”

姜安茉背着手转过来,盯着陆寒州看了一会儿:“你怎么知道每周五放电影?”

陆寒州不疑有他,很诚实地回答:“我三年前在这里养伤住了半年。”

姜安茉有些吃惊,什么样的伤,竟然要住半年,看陆寒州的样子,像是钢铁巨人,下了手术台就能扛枪上战场的。

不过她现在的重点不在这儿,而是眯眼笑着打量着陆寒州:“住那么久呢?那是不是有很多女医生和护士小姐姐来找你,还给你送吃的?”

陆寒州皱了皱眉头,摇头否认:“没有,是有个战友在照顾我。”

姜安茉突然好奇,陆寒州会不会都不知道有人喜欢他,毕竟现在人表达感情都挺含蓄的,像是肖燕那样上赶着照顾的没几个,更没人敢大胆的表白。

在桌边坐下,伸手撑着下巴看着陆寒州,带着打趣地开口:“那你知道不知道,有人喜欢你?”

陆寒州眉头皱得更紧:“不要胡说,让人听见影响不好。”

姜安茉可以确定了,这个男人根本不知道有人喜欢过他,更是不解风情到有人示好都看不出来。

她就更好奇了,这样的木头男人,要是动了情会是什么样的?

或者他老家那个相好的彩霞姑娘知道?

心里突然有些烦躁,啪的一拍桌子站起来:“你看书吧,我出去转转。”

绷着一张俏脸出门。

陆寒州有些反应不过来,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生气了?不过想想,她的脾气向来都来得莫名其妙。

沉默了一会儿,又拿起书看着。

姜安茉转了一圈,去找值班的小护士借了两本闲书回来看,也不搭理陆寒州,躺在床上翻着。

这两天忙碌又规律的生活,让姜安茉到点就困了,打着呵欠把书扔在一旁,倒头睡觉。

陆寒州一直听着隔壁床上的动静,听到姜安茉浅浅悠长的呼吸声传来,才放下书看了过去。

昏黄的灯光落在姜安茉的脸上,没了白天醒着时的精灵古怪,多了一层神秘。

让陆寒州有些恍惚。

姜安茉好像做梦了,翻了个身对着陆寒州这边侧躺着,嘴里发出低低的呓语,听不真切。

陆寒州却能感觉到姜安茉压抑着痛苦,想了想轻轻下地,想过去推一推姜安茉。

就见姜安茉挥了一下胳膊:“妈,我想回家,呜呜。”

这次是真实又悲切的哭起来,像个被抛弃的孩子般无助地伤心。

陆寒州刚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姜安茉想家了,可是盛家对姜安茉却没那么好,要不也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逼着姜安茉匆忙嫁人。

转身想走,被姜安茉一挥手抓住了他的手,紧紧攥着他宽厚的手掌,低喃着:“哥,别走,我以后不淘气了。”

陆寒州愣了一下,掌心的温软细腻的小手让他大脑停止了几秒思考,却很快回归理智,姜安茉并没有哥哥,只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

她是家里最不受宠的老二,从小跟着程老首长长大,一直到十五岁才回家。

所以姜安茉喊的哥哥是谁?

陆寒州动了动手,姜安茉抓得更紧,还委屈的瘪了瘪嘴:“我告诉妈妈,你欺负我。”

语气撒娇中带着委屈,露出一股小女儿的娇憨。

陆寒州没动,静静地看着姜安茉,脑海里思绪万千,却找不到一个答案。

姜安茉突然松手,翻了个身卷着被子又沉沉入睡。

陆寒州却一夜没睡到天亮,他有太多疑惑,却没有任何答案。

……

姜安茉一觉睡得很香,还做了个长长的梦,梦见了妈妈还梦见了总是欺负她,却又让着她的哥哥。

醒来看见发黄的墙壁,有些失望,她还在这个一无所有的世界里。

心里叹口气,又在心里给自己打了鸡血,爬起来去洗漱弄早饭,顺便跟护士小姐姐们聊天。

陆寒州听着门外姜安茉不停地跟人打招呼,感觉住这里两天,跟几个护士的关系都很好,没事就能凑一起聊天。

完全不像在家属院,和所有人都融不到一起。

左手抚了抚右手的掌心,上面还留着温软的感觉,想到姜安茉的梦话,脑海里依旧乱糟糟的没有头绪。

姜安茉热了鱼汤,还买了两根油条,回来和陆寒州一起吃早饭。

看着陆寒州洗漱完坐下,姜安茉把油条递给他一根:“我听说只要会点医术,然后学几天,经过培训就能去卫生院当护士?”

陆寒州一时没明白过来:“你想当护士?”

姜安茉摇头:“不,我想开个诊所,你别看我什么都不会,我可以学啊,我看护士她们打针可简单了,这些我都可以学。”

她觉得做生意还要本钱,她现在穷得响叮当,不如给人看病挣钱快。

陆寒州看了姜安茉一眼,没有否定她的想法:“开诊所可不是仅仅会打针就行,别的也要会一点。”

姜安茉赶紧点头,按照原主的记忆,开始胡编乱造:“我会呀,你看我会急救,都是因为我跟在我外公身边学的,其实我也不是不学无术,我外公对我还是很严的。”

陆寒州竟然找不到任何漏洞,程老确实会一些医术,还会治疗普通的跌打损伤。

姜安茉跟在他身边长大,会这些一点儿都不奇怪。

可是想想姜安茉在家属院三个月的表现,又总觉得哪里有问题。

姜安茉咬了口油条,弯着漂亮的大眼睛:“没关系,我不着急,等你伤好了我就去学。”錵婲尐哾網

陆寒州嗯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庆幸姜安茉没有提离婚的事情。

姜安茉倒不是忘了提离婚,主要是觉得天天把离婚挂在嘴上,不太好。

而且她这两天越看陆寒州越顺眼,最后要是有了什么想法呢?做人总要给自己留点退路,不是吗?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7日 下午5:12
下一篇 2022年12月7日 下午5:3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