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稚牧移舟秦稚牧移舟全文免费阅读_ 秦稚牧移舟全文阅读秦稚牧移舟免费阅读无弹窗

秦稚牧移舟(秦稚牧移舟)全文免费阅读_ 秦稚牧移舟全文阅读(秦稚牧移舟免费阅读无弹窗)

小说介绍

难不成是方式错了,要大声的说出来吗?于是秦稚开口大声道:“系统,为什么把我带来这里?”系统的回答没等来,只听嘎吱一声,门口倒传来响声。秦稚被吓了一跳,转头看过去正对上牧移舟的视线。“你在和谁说话?”牧移舟站在门边,神色戒备地看着她。…

免费试读

难不成是方式错了,要大声的说出来吗?

于是秦稚开口大声道:“系统,为什么把我带来这里?”

系统的回答没等来,只听嘎吱一声,门口倒传来响声。

秦稚被吓了一跳,转头看过去正对上牧移舟的视线。

“你在和谁说话?”

牧移舟站在门边,神色戒备地看着她。

“没,我……自言自语。”

秦稚赶忙解释,生怕他不信,又补充道:“我一个人在家,实在很无聊。”

牧移舟没再说什么,走了进来,同时把拿在手里的一个铝饭盒放在饭桌上。

“今天去县城耽误了,你中午应该来不及做饭,这是我在食堂打的,对牧吃一口吧。”

秦稚有些愣怔,没有马上接饭盒。

牧移舟以为她不想吃食堂的饭菜,毕竟来这里一个月,她每顿要么不吃,要么用家里仅剩的大米焖白饭吃。

农场食堂的饭菜她压根看不上眼。

反正饭菜拿给她了,她吃或不吃都和自己没关系。

这婚姻名存实亡,但秦稚毕竟大老远来投奔自己,该做的他会做到位。

牧移舟放下饭盒,明显不想和秦稚多说话,转身就要离开。

“谢谢。”

身后忽然传来女孩温润的道谢声。

牧移舟脚步顿住。

‘谢谢’这两个字竟会从秦稚嘴里说出来,显得异常违和。

他这一个月都在尽所能的照顾她,却从未听她道过谢字,甚至连个笑脸都不会有。

今天的她是怎么了?

牧移舟皱了皱眉头,没再转身看过去,而是大步走出房间。

这个女人作的本事他见识的很彻底,突然态度变化,不知道又在憋着要搞什么事。

牧移舟心很累,他不想过多去探究。

等他走后,秦稚打开了铝饭盒。

打开的那一瞬,饭盒里面的香气立刻进入鼻腔。

本来就饥肠辘辘的肠胃,立刻叫嚣起来。

饭盒很大,半边是三个玉米面馒头,半边是五花肉炖白菜。

尽管半盒菜里只有三片五花肉,秦稚也已经很满足了。

以前历史课上学过这个年代,她也看过不少年代文,知道七十年代好多人都吃不饱饭,能有五花肉吃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了。

想来牧移舟是打了食堂最好的菜。

秦稚

不由又感叹起来。

这个男人真的很有胸襟,原身那么作,甚至影响到他的前途,他还能尽力去照顾。

反正换位思考,秦稚觉得自己是做不到的。

拿起玉米面馒头,她大口吃起来。

又夹了一口五花肉炖白菜,意外的味道还不错。

大快朵颐后,秦稚把一饭盒的饭菜都消灭光,拍拍肚子心满意足地躺在了炕上。

折腾大半天,她早就累了,吃完午饭后食困,不久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这一觉睡了个昏天暗地,等秦稚醒过来时,外面已经黑漆漆一片。

屋里没有表,秦稚也不知道现在几点钟。

看外面黑沉的程度,估计得有六七点了。

屋子里很静,秦稚能听到隔壁邻居炒菜的声音。

看来是晚饭时间,自己估摸的没有错。

可是这个点农场都该下班了吧,牧移舟怎么还不回来呢?

屋里黑漆漆的,秦稚又不会点煤油灯,她慢慢下了炕,穿好鞋后,摸黑往外走。

很快来到院子里,隔壁炒菜的声音更大,香味也随风飘散过来。

秦稚发觉自己又饿了。

睡觉这么耗费体力吗?

可是牧移舟怎么还不回来呀,她实在不想在黑乎乎的屋子里一个人待着。

这时候,秦稚忽然听到外面有自行车驶过的动静,她心头一喜,立刻打开了院门。

然而外面骑自行车的是个不认识的男人,他后面还载着一个年轻女人,两人一看就是两口子,一块下班回家。

“哎,你们好,请问牧移舟什么时候回来?他今天加班吗?”

这个农场不大,里面的人互相都认识,再说牧移舟是这里的队长,随便找人问都知道他。

秦稚这句话问出,骑车男人和后面的女人都惊诧地朝她看过来,自行车一晃,好悬摔倒。

不过他们只是看了秦稚一眼,眼神很快从惊诧变成嫌恶,两人都没搭理秦稚。

自行车行驶到左手边的院门口前停了下来,那对小两口进了院子。

秦稚发现自己好像被人嫌弃了。

没办法,原身太能作了,作到没人愿意搭理她。

这么看来,她和邻居也问不出什么来,还是自己主动出去找吧。

秦稚刚要往前迈步,猛地顿住了脚。

她忽然想起来,牧移舟为什么不回来了。

从领完

证后,直到原身离婚回京市,两人从来没在一起住过。

原身来了东安农场后,牧移舟就挤去了朋友的单人宿舍,直到原身离开。

也就是说他们一直处在分居状态。

秦稚拍拍脑袋,这一觉睡的,都睡蒙了,冷不丁没想起来。

那可怎么办啊。

难不成注定今晚要自己一个人待在这个屋子里?

一个人睡在那么黑漆漆的地方,着实瘆得慌。

秦稚打了个冷战,还是决定去找牧移舟。

在这里她只认识他一个人,有困难也只能求助于他。

想了想,秦稚摸黑回到屋里把煤油灯拎了出来。

自己唐突的去找牧移舟回来住,他肯定不会同意的。

再说他们两个今天才刚刚认识,即便秦稚垂涎对方的美色,也是有贼心没贼胆,真睡一张炕上她肯定浑身不自在。

倒不如让牧移舟帮着把煤油灯点上。

只要屋里有亮,她就不怕了。

秦稚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借着其他人家院子里射出来的微弱亮光,她朝前面走去。

这一片平房都是家属区,房子普遍大一些,住的都是结了婚拖家带口的农场职工。

单人宿舍要小得多,每人就一个单间,在距离不太远的另一排平房。

此时牧移舟正待在好友周东阳的宿舍里。

自从秦稚来了东安农场,第一天就因为条件艰苦和牧移舟大吵一架,把他的脸给挠伤了。

那个家牧移舟待不下去,带着被卷搬到了周东阳的宿舍,又和场部借了张行军床,白天立在宿舍里,晚上支起来睡觉。

这会儿行军床还立在一边,牧移舟则坐在书桌旁拿着一本书,借着煤油灯的光亮看得认真。

var isvip=0;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7日 下午8:48
下一篇 2022年12月7日 下午9:1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