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司历寒和苏陌的小说_苏安染傅司寒短篇小说苏安染傅司寒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苏安染傅司寒_苏安染傅司寒短篇小说苏安染傅司寒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主角叫司历寒和苏陌的小说_(苏安染傅司寒短篇小说)苏安染傅司寒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苏安染傅司寒)_苏安染傅司寒短篇小说(苏安染傅司寒)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小说《苏安染傅司寒短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作者:苏安染傅司寒,主角情绪饱满,主要刻画苏安染傅司寒的故事。章节试读: 薛彩凤见钟文清还是想试一试,依旧劝了两句:“我是希望安染好的,我也不知道安染情况是不是很严重,我希望没我那么严重,到时候应该就不会吃那么多的苦。” “而且,如果安染能好了,好好养几天就行。比起以后健健康康的活着,这点儿皮肉痛真就不算什么。” 傅红云觉得薛彩凤说得很有道理:“嫂子,要不试试吧,我们这么看着安染,实在太难受了。” 钟文清还是认真想了想,跟薛彩凤说道:“我们再等几天,如果安…

免费试读

薛彩凤见钟文清还是想试一试,依旧劝了两句:“我是希望安染好的,我也不知道安染情况是不是很严重,我希望没我那么严重,到时候应该就不会吃那么多的苦。”

“而且,如果安染能好了,好好养几天就行。比起以后健健康康的活着,这点儿皮肉痛真就不算什么。”

傅红云觉得薛彩凤说得很有道理:“嫂子,要不试试吧,我们这么看着安染,实在太难受了。”

钟文清还是认真想了想,跟薛彩凤说道:“我们再等几天,如果安染一直不见好,就拜托你帮我们请道士过来。”

薛彩凤点头:“行,嫂子,我也觉得再观察几天,说不定等安染身体好一些,阳气充足,自己就醒过来了呢。”

钟文清也是抱着这个想法,毕竟心里还是有一丝丝的不忍。

等薛彩凤走后,钟文清想了想跟傅红云说道:“这件事你不要跟家里其他人说,包括朝阳。如果过几天安染好了,我们就当什么事情没发生。如果安染还是这样,我们再跟家里人说。”

现在说,家里肯定没有一个人会同意,等到所有的办法都想完,安染还是不好,大家可能才会不得不接受这个办法。

傅红云点点头:“就是要苦了安染。”

钟文清心里也难受,可是看着三个孩子,又逼着自己狠下心来。

只要能救命,就算以后安染和司寒恨她都可以。

一个星期过去,苏安染依旧没有任何起色,只是眉眼间凝聚的戾气越来越浓郁,看人时,目光空洞却带着一丝阴沉,让人不敢跟她对视。

连三个孩子一看见她,都开始哭,吓得不敢到跟前。

每天看见妈妈这样,他们也终于有一点明白,妈妈不是原来的妈妈,不会再对他们温柔地笑,不会抱着他们举高高。

也不会亲他们的小脸蛋,抱着他们幸福的转圈圈。

他们已经能肯定,这不是他们的亲妈妈,所以会害怕地哇哇大哭,也会因为想妈妈,不肯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先是墨墨开始发烧生病,这是三个孩子中,最慢热的一个,这会儿却反应得最强烈。

接着就是舟舟和安安,开始高烧不退,吃什么吐什么,哭喊着要妈妈。

折腾一天过去,小脸就瘦了一圈,蜡黄蜡黄,非常的没精打采。

钟文清几个人又是要照顾苏安染,又是要照顾生病的三个孩子,精力憔悴到有些崩溃。

傅朝阳也请了假,在家帮着看孩子,照顾苏安染。

苏明远夫妻也每天带着多多过来,可依旧感觉家里兵荒马乱,照顾不过来。

钟文清抱着因为高烧,小脸通红的墨墨,不停地摸着他的脑门,再摸摸他的手心,眼泪就没停过:“都两天了,还不退烧,可怎么办呢?南光,我们要不就试试?”

傅南光这些天就没停止过给苏安染找医生,中医西医,还有很多老医生,都请到家里来给苏安染看病,却都是摇着头离开,都没见过这么古怪的病。

这会儿又听钟文清提起,皱着眉头不肯松口,却又找不到辩驳的理由。

钟文清哭起来:“我们不能看着孩子这样不管,也不能看着安染这么难受啊。”

苏明远和林宛音也听说了薛彩凤的事情,他们是不赞同用同样的方法对待他们的女儿。

所以,这会儿是苏明远提出了反对:“如果国内治不好,我就带安染去国外,肯定能找到治疗的办法。但绝对不会用封建迷信的办法。”

林宛音点头:“对啊,不行我们就带她去国外治疗,肯定会有办法的。但绝对不能用那么残忍的办法去治疗,那简直太不人道了。”

钟文清自然不同意林宛音他们将苏安染带到国外去治疗,现在又因为三个孩子生病,着急之中就没了理智,很多话不经大脑就出来:“你们从小的在国外长大,自然不懂国内还有很多神奇的医术和解释不了的现象存在。我们是绝对不会允许你们带安染出国。”

傅南光真怕两边会吵起来:“你们先冷静,知道你们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安染好,但是现在的情况,就算她想出国,也没那么简单。而找道士给安染看病,我也是不同意的。”

钟文清就有些着急:“我们试一试总是可以的,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你看看孩子们,再看看安染?如果安染一直不好,我们的日子还怎么过?”

抱着安安一直没说话的傅朝阳,突然站了起来,不满地看着钟文清:“妈,我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还是外面怎么说的,我都不信那些歪门邪道能看病。真要是那样,还要医院做什么?而且你想过没有,如果你这么做了,我大哥回来知道后,他会不会责怪你?”

钟文清这会儿脑子已经没有了任何思考能力,就一心想要给苏安染看病。

第二天,趁着苏明远和林宛音带着孩子们去医院看病,傅南光继续出去找认识人的,联系全国各地的专家时,钟文清让薛彩凤带着道士上门。

家里只有傅红云和做饭的阿姨在,她们虽然不忍心,却又相信这是真的,只有这样才能让苏安染彻底好起来。

道士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长得精瘦,看上去有些单薄,穿着长袍,还有几分仙风道骨。

钟文清看了一眼,对这个道士的外貌还是有几分信赖,带着他上楼去苏安染的房间。

道士边走边皱着眉头,到二楼楼梯口时,突然停住脚步,缓缓转身转了一圈后,看着钟文清:“这个房子,之前有人上吊死过。”

钟文清愣了一下,这个她还真知道,这些房子是民国就有了,后来建成大院后,就把这些小洋楼分给级别高的将领住。

后面的平房是新盖的,分给了级别低一些的领导住。

薛彩凤刚上了一步楼梯,听见道士的话,吓得赶紧退下一步:“不可能吧?”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8日 下午1:12
下一篇 2022年12月8日 下午1:3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