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寒苏安染傅司寒苏安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清歌傅司寒小说免费阅读_傅司寒苏安染傅司寒苏安染小说傅司寒苏安染傅司寒苏安染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傅司寒苏安染小说

 傅司寒苏安染傅司寒苏安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清歌傅司寒小说免费阅读_(傅司寒苏安染傅司寒苏安染小说)傅司寒苏安染傅司寒苏安染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傅司寒苏安染小说)

小说介绍

所以想要做生意,只能从小打小闹的开始。苏安染感觉就是一只无头苍蝇,一会儿有头绪,一会儿又完全摸不到是头绪。感觉看书时,那些穿越者都是很容易适应环境,融入环境,最后逆流而上,成为时代的弄潮儿。錵婲尐哾網怎么到她这里要啥没啥,反而变成了困难模式?苏安染略微有些惆怅地回医院,还没迈进医院大门,就听有人喊:“安染……” …

免费试读

傅二妮犹豫了一下:“苏安染能答应吗?你看看她一天霸道的,肯定不能答应。”

朱桂花气冲冲地掐着傅二妮的胳膊:“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她不答应怎么办?结婚也三个月了还一点动静没有,等到年底生不出个孩子,到时候笑话的是她,我们这是在帮他她。”

傅二妮一听还挺有道理,而且有了母亲的帮忙,心里一直压着的大石头没了,轻松了不少。

苏安染自然不知道那母女俩的算计,心里还盘算着自己的发家之路,顺便跟傅司寒聊起上学的事情。

一聊天才知道,傅司寒竟然还是大学生呢,不过是入伍后,工农兵被举荐上的大学,还是在沪市上的大学。

苏安染觉得这也挺厉害的,这个年代大学生相当有前途:“真羡慕你还能上大学啊,我也挺喜欢读书的,就是那时候年纪小太贪玩。“

傅司寒靠在床头,看了眼一脸认真的苏安染,想了想:“现在学习也不晚,这两年政策变化很大,上大学的政策肯定也会调整。”

苏安染心里给傅司寒点个赞,不得不说这个沉默木讷的男人,还是非常睿智聪明的,有着相当敏锐的观察力。

她却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要是那样就太好了,我也努力试试,说不定也能上个大学呢。”

傅司寒点头:“会的。”

难得苏安染和他平和地聊天,他也不敢乱说话,再惹怒了苏安染,在医院吵起来也不好看。

虽然不知道苏安染怎么突然转了性子,却也不确定苏安染现在这样能保持多久。

两人闲聊时,朱桂花和傅二妮回来了,脸上都带着笑意,看着心情不错。

朱桂花还难得地冲着苏安染和颜悦色起来:“安染,这一天可真是辛苦你了,你歇会儿,我和二妮来照顾老二。”

苏安染非常乐意:“行,你们在病房看着,我出去买点东西。”

朱桂花一听买东西,条件反射地追问:“买啥东西?”

苏安染全当没听见,拎着布兜离开。

朱桂花伸手指着苏安染的背影,气得不轻:“这,这,老二,你看看你媳妇,还懂不懂点礼数。”

傅司寒按了按眉心:“一会儿你带着二妮去招待所住,明天没事你们就先回去,过两天我和安染也会回去。”

朱桂花愣了一下:“老二,你都四五年没回家了,怎么突然想回去了呢?”

傅司寒撩起眼皮淡淡地看了眼朱桂花,却让朱桂花吓得一哆嗦:“你不会还在为当年彩霞的事情生气吧?这个我们也不知情啊。再说你在这边不是挺好?都说你当了大官呢,以后我和你爹跟着你不就行了,还回村里干啥。”

傅二妮却觉得二哥回去挺好:“妈,二哥回去也好啊,让村里那些人也看看,我二哥现在多威风。”

朱桂花偷偷瞪了闺女一眼,还努力劝着傅司寒:“你说你安染一起回去?咱们那现在可是青黄不接,连个野菜都没得吃,怕你们回去不适应,你要是有啥事,不行给你爹捎个话,让他来一趟?”

傅司寒摇头:“不用,还是回去一趟吧。”

语气很淡,主意却很坚定。

朱桂花见根本劝不动傅司寒,心里毛毛躁躁的不踏实,喊着傅二妮去招待所休息,根本也不管傅司寒身边有没有人照顾。

……

苏安染去了一趟市中心唯一的一家百货大楼,三层楼,里面倒是很宽敞。

却都是循规蹈矩地摆着柜台,柜台后服务员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着天。

苏安染也不知道,非常仔细地把三层楼都逛了一遍,发现东西真的很少,卖成衣的柜台,衣服款式沉闷老旧。

倒是卖布的柜台,布料种类挺多,花色也多一些。

最贵的就是各种毛呢和毛料,摸着厚实舒服。

苏安染不懂布料成分,却知道哪个料子做衣服会好看。

服务员见苏安染不停地摸着各种布料,也没有要买的意思,有些不耐烦:“同志,这些毛料都是新到的,做外套挺好,你要不要?”

苏安染舍不得买,笑了笑:“我看看。”

服务员翻了翻白眼,指着一旁一堆布头:“你要是想要便宜的,那边,那些布头便宜处理,五毛钱一堆,还不用布票。”

苏安染也没在意服务员的态度,又过去看了看布头,布头实在太碎了,连个内衣都做不出来,估计只能弄回去做个拖把。

服务员见苏安染最后什么都不要,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穷酸样,还出来逛什么?”

苏安染知道这会儿的服务员是端着国家饭碗,自我感觉很了不起。

又转回身靠在柜台边上,笑眯眯地看着服务员,盯得对方都要发火时,才慢悠悠开口:“我懂一点看相,你最近要小心点,夫妻关系要出问题,还身体也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服务员气得想骂人,她夫妻关系好好的,家庭和睦怎么就会出问题了,还有她一顿能吃两大碗面条,有必要检查身体吗?

等她回过神想骂人时,苏安染已经没影了。

服务员咒骂了几句,心里却忍不住起了疑心,忍不住摸了摸脸。

疑心生暗鬼。

苏安染非常懂心理战术,不过刚才服务员的脸色确实也不好,气色暗沉眼底发黄,肝脏功能出现了问题。

她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苏安染从百货大楼出来,又去后面的胡同街道转了转,倒是有一些推着车卖东西的,不过都是一些很常见的生活用品。

总结下来就是,这里虽然是个城市,却离省会很远,离京市和沪市也更远。

所以想要做生意,只能从小打小闹的开始。

苏安染感觉就是一只无头苍蝇,一会儿有头绪,一会儿又完全摸不到是头绪。

感觉看书时,那些穿越者都是很容易适应环境,融入环境,最后逆流而上,成为时代的弄潮儿。錵婲尐哾網

怎么到她这里要啥没啥,反而变成了困难模式?

苏安染略微有些惆怅地回医院,还没迈进医院大门,就听有人喊:

“安染……”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0日 上午6:12
下一篇 2022年12月10日 上午6:3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