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月溪江楚江宸小说叫什么_时溪江瑾宸时溪江瑾宸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时溪江瑾宸最新章节列表时溪江瑾宸

安月溪江楚江宸小说叫什么_时溪江瑾宸(时溪江瑾宸)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时溪江瑾宸最新章节列表(时溪江瑾宸)

小说介绍

“你猜她为什么会把自己关在废弃的杂物间?”“蠢。”“看着倒是挺聪明的,实际上脑子真不怎么样。”“我也觉得。”时溪刚醒就听到了耳边江言遇和贺言的对话声,她真真切切的听到江言遇说她蠢……她头还有些晕,眼皮也沉得厉害,偏偏头脑清醒,听觉也灵敏。空气中是熟悉的消毒水味,她在医院,她得救了。她长舒了一口气,这个动作被贺言敏锐的发现了:“哟,醒了,来,让我瞧瞧。”…

免费试读

“你猜她为什么会把自己关在废弃的杂物间?”

“蠢。”

“看着倒是挺聪明的,实际上脑子真不怎么样。”

“我也觉得。”

时溪刚醒就听到了耳边江言遇和贺言的对话声,她真真切切的听到江言遇说她蠢……

她头还有些晕,眼皮也沉得厉害,偏偏头脑清醒,听觉也灵敏。空气中是熟悉的消毒水味,她在医院,她得救了。

她长舒了一口气,这个动作被贺言敏锐的发现了:“哟,醒了,来,让我瞧瞧。”

时溪睁开眼,一巴掌拍开贺言伸上前的手:“我没事儿,我好得很。”

贺言憋着笑:“听到我们说话了?我们说的也是事实啊,来,说说,你是怎么把自己关进去的?要不是言遇回家发现你不见了,或者他加个班再回去得迟一点,你小命都没了。”

时溪不想说话,也没脸说,当时那种状况,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打完点滴从医院出来,已经快凌晨十二点了,时溪提不上力气,走起路来腿都在打颤,还一直冒冷汗。

江言遇看不下去了,十分嫌弃的一把抱起她:“净给我找事儿。”

她委屈得要死,鬼知道那扇门想要她的命?要不怎么说好奇害死傻猫呢?其实说到底,还是无聊害的。

越想她越觉得跟江言遇有关系:“你要是不把我关在家里,我就不会这么无聊,不会对那扇门好奇,不会给你找事儿。”

江言遇瞥了她一眼:“等你走得稳路了,再回医院工作。”

时溪怔了一下:“你不关我了?”

他没搭理她,将她‘扔’上车,驱车回家。

翌日,周末。

江言遇没去公司,吃完了早餐,他就拎着时溪在江宅上下‘观摩’了一圈,重点是她被关的那间屋子,硬是带她看了个仔细。

时溪不明所以:“我们是在干嘛?”

江言遇看着她,眼底带着讥讽:“不满足你的好奇心,我怕你下次死了都没人发现。现在还好奇吗?里面就一堆破烂,请问有什么东西吸引你?”

时溪心虚,所以声音也大不起来:“没看之前……我哪儿知道都是破烂?”

江言遇点了支烟,揪着她往回走,还不忘吩咐人把那扇门给拆了,顺带把那间屋子里的破烂都清理掉。

下午,时溪午睡醒,渴得厉害,刚接了杯冰水,就被云姨夺走了:“你身体现在虚,不能喝凉的,我去给你泡杯茶。你不知道你昨天吓死人了,先生找到你的时候,你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时溪大概能想象出来当时的场景,顺口问道:“然后呢?”

云姨绘声绘色:“先生以为你死了,伸手碰你的时候,手抖得厉害。他抱着你冲出去那会儿,快得像阵风。”

时溪唇角不自觉的微微勾起:“像风得有多快?”

云姨比了个夸张的手势:“就这么快,我都追不上。”

话刚落音,江言遇就出现在了厨房门口:“我是怕她死在我家,这房子就没法儿住了。”

时溪翻了个白眼儿,端了云姨泡的茶幽幽的从他身边掠过:“你放心,你比我大三岁,要死也是你先死。”

江言遇声音突然低沉了许多:“那最好不过。”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0日 上午7:24
下一篇 2022年12月10日 上午7:4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