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如梦小说免费阅读_烟雨如梦小说云笙席御琛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云笙席御琛免费阅读)烟雨如梦小说最新章节列表云笙席御琛

烟雨如梦小说免费阅读_烟雨如梦小说(云笙席御琛)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云笙席御琛免费阅读)烟雨如梦小说最新章节列表(云笙席御琛)

小说介绍

云笙:“你……”提到这个,她便感觉被羞辱到了,一时用了力气推开他。她逃也似的出去了。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吃早饭,也没吃午饭,就那么发呆。其实,到底有点后悔的。…

免费试读

云笙:“你……”

提到这个,她便感觉被羞辱到了,一时用了力气推开他。

她逃也似的出去了。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吃早饭,也没吃午饭,就那么发呆。

其实,到底有点后悔的。

一时冲动,加上情欲作祟,已经没办法回头了。

“我早点下岸好了。”她想,“从陆地乘坐火车回去。”

就是不知道,邮轮下一次在哪里停。依照出行计划,这趟邮轮是直接到上海的,会在杭州停一次,需要半个月时间。

还剩下七日航程。

云笙咬了咬唇。

又是黄昏,有人敲了敲她后阳台的门。能从私人甲板过来敲门的,一定是席御琛。

云笙拉紧了被子:“谁?”

门口顿了下,才说话:“出来吃饭。”

“我不饿。”

“那你不想聊聊吗?”他问。

云笙:“……”

因为是她主动的,云笙也不好用受害人的姿态对待他,故而打开了门。

私人甲板上,有沙滩桌椅,也有个小小游泳池。

此刻,桌椅上摆满了饭菜,还有两瓶酒。

席御琛请她过来谈谈,云笙顺势坐下。她坐下之后,给自己倒了一杯红葡萄酒,先喝了一杯。

淡淡舒了口气,她似乎有了点力气。

“我们……”

“先吃饭,一边吃一边聊。”席御琛道。

他把筷子递给了她。

云笙接过来,吃了起来。

她真饿了,昨晚就一口没吃,今天又饿了两顿。食物勾起了她的食欲,她大快朵颐,感受到了无比的幸福。

吃饱喝足了,她感觉周身舒爽。

席御琛将她抱坐在自己腿上。

云笙气息凌乱。

今日不算冷。

云笙穿的是洋衫,领子略微有点大,她低头夹菜的时候,席御琛便可以瞧见她胸口那一点雪白。

很想吃了她。

“……我们,我们不能这样。”云笙坐在他怀里,微微推拒着他,“我都不太认识你,我……”

席御琛听了,略微沉默。

他放开了云笙。

淡淡点燃了一根香烟,他表情有点疏淡,也多了份慵懒,与方才亲吻她时动情样子完全不同了。

轻吐两口烟雾,他看向了云笙。

这个瞬间,他眸色有点浅,像一种淡金色——云笙挪开了目光,不敢和他对视。

“你是何意?明明是你主动的。”他问,声音不高,却带着十足的逼问。

云笙不看他,只顾道:“我只是,一时冲动。”

他们遇到了三次那样火爆的情况,云笙又是个未经人事的年轻女郎,好奇与冲动纠缠着她。

而席御琛,又是个过分英俊的男人,让她着迷。

她这才做出那般大胆行径。

她得到了快乐,但这样的快乐就像一场赌博:赢了钱就要及早离场,否则会输得什么也不剩。

不能贪恋赢钱的快感,要不然会死在这上头。

萍水相逢的男女,享受到了浪漫,就应该及时打住。

席御琛也没吃亏。

云笙也是个美人儿,她值得男人为她辛劳一夜的。

“……我虽然老派,却也听说过‘绅士’一词。”席御琛的声音很冷,“既如此,那便告辞了,你慢慢吃。”

说罢,他把香烟朝大海扔了过去,转身回房,关上了阳台的门。

云笙坐在那里,口中还有他送过来那口酒的回甘,心里失落得像下了一场雨。

然而,这是最好的。

她还有七天就靠岸了,熬过去就好了。

云笙回房。

她又憋了三天,没出门。这三天,她也没再见到隔壁的席御琛,对方似乎也有意躲避着她。

到了第四天,云笙的心情平复得差不多了,又有点后悔自己把话说绝。

他们明明可以浪漫七日的,为何一晚就结束?

赌上七天七日,不管输赢,都是一段珍贵无比的浪漫啊。

她虽然如此想着,又不好意思去敲席御琛的房门。呆在房间里,格外憋闷,云笙便去了餐厅。

她没有遇到席御琛,却遇到了丁杨。

一个之前总是骚扰她,后来被席御琛教训了一顿的阔少。

云笙很想直接灭了他。

丁杨靠近,热情跟她打招呼:“小姐,又遇到了您。”

云笙沉了脸:“走开,否则我男朋友会生气。”

丁杨便哈哈笑起来:“你男朋友?他现在是旁人的男朋友了吧?要不,我给你做新男友?”

说罢,他指了指餐厅一角。

云笙回头,瞧见席御琛背对着她而坐,身姿依旧优雅;而他面前,坐了一位很美艳的女士。

女士约莫二十八九岁,像一枚果子快要熟透了,正是女人最有魅力的年纪。她对着席御琛,笑容灿烂。

云笙收回视线,一时心头苦涩。

她站起身往回走。

丁杨急忙跟着她。

走出餐厅,丁杨倏然伸手,想要拉她。

云笙不想惹事,但实在心情烦躁,加上无法忍受,一个过肩摔,把丁杨重重摔倒在地。

四周的看客:“……”

这么美丽年轻的小姐,哪来的如此的好功夫?

丁杨也摔蒙了,站起身还想要说点什么,云笙胳膊肘击向了他肋下,疼得他后退好几步,深深弯下了腰。

这时,席御琛与那女郎也走了出来,正看着云笙。

云笙转身往回走,饭也没吃,几乎是落荒而逃。

然而她还没走几步,挨了打的丁杨再次追了上来。他像个狗皮膏药,黏上了就揭不掉。

云笙疾步往回走。

丁杨跟在她身后,不停呼喊她:“小姐,我的诚意你感受到了吗?”

云笙:“……”

你死了才有诚意。

她正想回身一脚,将丁杨直接踢晕。可回身时,却发现席御琛丢下了他的女伴,走了过来。

他速度极快。

好像他一瞬间到了云笙跟前。

丁杨也愣了下,没看到席御琛怎么超过他的。

席御琛看向了丁杨,唇角有了个冷冷笑意:“你没听懂这位小姐的拒绝吗?”

丁杨:“我追求她,没犯法吧?”

“跟我讲法?”他冷冷道,“不想看到你,从甲板上跳到海里去。”

他说这话,云笙有点惊讶,故而看向了他。

这一看,她差点要惊呼出声。

不知什么缘故,席御琛漆黑眸子,在这个瞬间变成了淡金色。

而丁杨神色恍惚,居然真的往甲板走去了。

云笙再看时,席御琛的眸子又变成了漆黑。好像刚刚只是正午的阳光,恰好落进了他眼里。

“我疯了吧?”她为自己的一惊一乍感到羞愧。

可很诡异的事情,正在发生。

丁杨走到了甲板上,二话不说翻身,跳进了大海里。

有人惊呼。

船员按响了警报,邮轮鸣笛,一时停了。有船员拿了救生圈,也跳下去救这位丁杨。

云笙震惊。

席御琛表情淡淡。

“他、他……”云笙指着那边,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席御琛的表情,依旧慵懒而平静:“他失心疯了,才会这么不依不饶的纠缠着。云小姐,自己保重。”

说罢,他转身要回餐厅。

云笙倏然拉住了他的手。

她抬眸,定定望向了他:“席先生,你……”

“我什么?”

云笙不知该说什么,故而话到了嘴边,就变了调子:“你能不能陪我?我害怕。”

席御琛低头,看向了她。

这个瞬间,他眸子里涌起了风暴。

他微微俯身,凑在她耳边道:“第二次了。事不过三,云小姐可莫要再后悔。”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3日 上午4:48
下一篇 2022年12月3日 上午5:1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