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北辰陆承泽姜安浅小说周若妤陆承泽姜安浅陆承泽姜安浅小说最新章节列表陆承泽姜安浅小说_陆泽承 小说_叶北辰陆承泽姜安浅小说九十九位师傅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叶北辰陆承泽姜安浅小说周若妤)陆承泽姜安浅陆承泽姜安浅小说最新章节列表(陆承泽姜安浅小说)_陆泽承 小说_叶北辰陆承泽姜安浅小说九十九位师傅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纠结着要不要站起来走走,陆承泽已经脱了军大衣递给她:“后半夜更冷。”姜安浅稍微纠结了下:“你身上还有伤呢。”“伤口已经没事了。”…

免费试读

陆长林等陆承泽走近,才看清楚是谁,像是看见救星一般:“老二,你来得正好,拖拉机不知道咋回事,半路熄火怎么都发动不着了。”

陆承泽把提包递给姜安浅,过去检查拖拉机发动机。

陆长林拿着手电筒照着,有些着急:“咋回事?能不能快点修好,你说老三这是得罪谁了?怎么下手这么狠呢?”

虽然平时也看不惯陆长运的好吃懒做,却也不希望他出事。

就怕耽误下去要了命。

陆承泽抿着唇没吱声,拨弄着发动机,把皮带重新安装了一下,再摇发动机,这次倒是一下就发动着了。

陆长林也顾不上问陆承泽两口子去哪儿:“快上车,我们赶紧去。”

就怕去晚上连陆长运的命都保不住。

姜安浅没想到短短两天时间,就跑了两次县医院,这陆家还真是多灾多难啊。

坐在陆承泽旁边,看着朱桂花半死不活地靠在车厢上,时不时嚎一嗓子。陈巧兰不停地擦着眼泪,还揉着大肚子。

姜安浅都不知道该幸灾乐祸还是该同情了。

一路颠簸到县医院,朱桂花还指望陆承泽来了,能先把住院费交上,结果陆承泽下车后叮嘱陆长林慢一些,就带着姜安浅离开了。

朱桂花也顾不上占便宜,跟着陆长林跑着进医院。

陆承泽带着姜安浅去公安局报案,接待他们的公安一听,竟然这么不人道的作案手段,又看了陆承泽的工作证后,是核研究保密单位的,对这个案子还是挺重视的。

跟着他们一起去医院。

姜安浅因为看热闹,精神头十足,又返回医院也没觉得累。

他们到医院时,正好遇见医生宣布陆长运那玩意不能再缝合,只能处理伤口,保住他一条命。

姜安浅算了下时间,其实是可以再接上的,只是这会儿医疗技术达不到,县城估计也没有那么厉害的医生。

像这种缝合手术,她就会!

朱桂花一听儿子以后那东西没了,眼睛一翻抽抽过去,陈巧兰直接瘫坐在椅子上,哭都哭不出来,以后男人变成个太监,这日子还咋过?

等朱桂花再醒过来,公安才开始问话:“陆长运晚上和谁出去的?”

陆长林不知道,他从镇上回来就没见陆长运,反而是知道家里闹了一场,难受地在炕上躺了一下午,午饭晚饭都没吃。

朱桂花和陈巧兰也不知道:“他从早上出去就没回来过。”

公安又问:“那陆长运平时和谁结仇?”

朱桂花和陈巧兰也答不出来,毕竟村里互相合不来,因为一点羊粪都能打起来,要说死仇,好像也没有。

陆长林努力想了想,把这两年和陆长林起过口角的人都说了一遍,自己觉得哪个都不是那种阴毒的人:“虽然吵过架,可是都是乡里乡亲,应该不至于下这么狠的毒手。”

公安记录完,看着陆承泽:“我们天亮会去一趟河湾村,等陆长运醒了后,我们再过来一趟。”

陆承泽微微颔首:“辛苦你们了。”

送公安下楼时,姜安浅也跟着过去,看着人离开,有些好奇地问:“你说谁会这么狠啊?”

陆承泽突然问了一句:“这种手术你会做吗?”

姜安浅啊了一声:“我怎么可能会这种手术?我又不是医生”

陆承泽抿了抿唇角没再说话,刚才来医院时,医生说陆长运耽误时间长,没办法进行再接手术时,他看见姜安浅弯了弯唇角,明显地否定医生的话。

最后还眼睛亮了亮,似笑非笑一下。

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人我能救,但我就不救!

姜安浅摸了摸鼻子,问陆承泽:“我们在医院守着?”

陆承泽摇头:“我送你去招待所休息,一会儿我再回来。”

姜安浅不肯:“还是算了,我也在医院走廊里凑合一晚上。”

看着陆承泽这次回来花钱不少,她能省就省点,再说也想第一时间看看热闹。

陆承泽看着她眼里的亮光,沉默地带她回去。

朱桂花这会儿坐在长椅上,还闭着眼哭着,家里几个孩子,她就偏心陆长运和最小的陆二妮。

这两孩子嘴甜会哄人。

现在陆长运要变成太监,她怎么能接受。

姜安浅选了个离朱桂花远一些长椅坐下。

倒春寒的晚上,阴冷刺骨,医院没有暖气,走廊里更是冷得哈气都是白的。

姜安浅坐了一会儿,就感觉寒意从脚下开始往上窜,身上的棉衣一点作用也没起。

纠结着要不要站起来走走,陆承泽已经脱了军大衣递给她:“后半夜更冷。”

姜安浅稍微纠结了下:“你身上还有伤呢。”

“伤口已经没事了。”

姜安浅也不犹豫了,拿过大衣穿上,里面还带着陆承泽的体温,暖暖的像是梦里太阳的味道。

干燥凛冽,非常好闻。

一直到天快亮时,陆长运的手术才做完,人还在昏迷中推了出来。

医生叮嘱等病人醒了要补充营养,还有就是照顾好病人情绪,毕竟一个男人,没了那东西,心里那个坎儿很难过去。

说话时,一旁的护士把治疗单递给了陆承泽,让家属签字。

姜安浅凑过去看了一眼,潦草的钢笔字,有一项写的血型AB,又扫了下面的手术过程,才收回视线。

陆长运被推进病房,朱桂花和陈巧兰就守在一旁又开始哭起来。

姜安浅没有跟着进去,站在门口有些无聊地想着,她记得陆承泽的血型是O,兄弟之间血型不一样也正常。

陆长运是中午醒的,没有一点意外,知道自己变成个太监时,嗷嗷狂叫。

朱桂花抱着陆长运哭:“老三啊,你别激动,先别激动,要是伤口开了可咋整。”

陆长运哪里能冷静,身体疼得让他动不了,只能嚎叫着,嘴里还含混不清地咒骂着。

朱桂花哭着:“你说是谁干的,谁这么缺德,把你害成这样啊。”

陆长运这会儿什么都听不进去,一个劲儿地乱叫。

朱桂花抹着眼泪,突然问道:“是不是罗彩霞干的?”

姜安浅在门口正看热闹,听到罗彩霞的名字,有些吃惊,这和罗彩霞有什么关系呢?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2日 上午10:48
下一篇 2022年12月12日 上午11:1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