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来的爱情时倾江寒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晚来的爱情小说_晚来的爱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晚来的爱情最新章节列表晚来的爱情

晚来的爱情(时倾江寒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晚来的爱情小说_(晚来的爱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晚来的爱情最新章节列表(晚来的爱情)

小说介绍

《晚来的爱情》正在火热连载中,《晚来的爱情》是人气作家的经典力作,小说通过对时倾江寒珏之间的情感故事获得了无数好评,主要讲述了:她现在什么都不去想,维持现状,好好生活就好,对江寒珏,她只能尽量做到不爱不恨,保持距离。送黑崎回到庭院里,她没打算再进去,见云姨在院子里打扫,她说到:“云姨,我先走了,你帮我跟江寒珏转告一声,挺晚了。”…

免费试读

钥匙在江寒珏手里,肖正肯定是要告诉时倾的,时倾得知以后,没表露出任何情绪:“知道了,谢谢啊。”

肖正没立刻挂断电话,而是问道:“你和江寒珏……认识?那只狗,是他的吧?”

时倾不想隐瞒:“对,认识,确切的说,他是我前男友。”

肖正顿时跟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江城第一人、第一世家,这样的身份,他显然无法匹敌,自然也不认为时倾能看得上他了。

第二天早上,时倾下班,在路边买了早餐边吃边往家里走。

她知道江寒珏没走,因为从头到尾他都没给她打过电话或者发过信息,钥匙还在他手里。

到了门口,她还没敲门,黑崎就从里面帮她把门打开了,她顺手给它喂了只蒸饺,这才瞥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你出差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来带黑崎走的吗?”

江寒珏冷眼看着她:“家里钥匙是可以随随便便给一个男人的吗?你就这么随意?”

时倾挑眉道:“你指的是你,还是肖正?”

江寒珏气结:“你……!”

时倾无奈的耸耸肩:“肖正是我同事,我刚来这边认识的人没几个,昨晚值班,你还把黑崎放在我这里,我不让人帮忙遛狗能怎么办?你在意的竟然是我把钥匙给人家合不合适,而不是你的狗有没有人照管?”

江寒珏不说话,只是冷眼瞪着她。

时倾被他瞪得心底发毛,把刻意多买了一份的早餐递给他:“吃吧,大少爷,路边买的,别嫌弃。”

江寒珏不领情,将脸别到了一边,一副饿死也不吃她的饭的架势。

时倾没精力跟他折腾:“我累死了,去洗个澡睡觉,你随意。走的时候门带上就成。”

她逐客令都下得这么明显了,她以为江寒珏不会再逗留,没曾想她洗完澡出来时,他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公寓本来就小,沙发也是二人座的,他掀长的身体有些无处安放。她这才意识到,昨晚他气得一晚上都没睡,她推开卧室门确认了一番,她床上的枕头和被子还是跟昨天出门前的一样,说明没动过,他真就一夜没睡。

她又好气又好笑,走上前伸手推推他:‘去床上睡吧,这小沙发我都睡不下,你睡太憋屈了。’

江寒珏还没睡沉,闭着眼精准的拍开她的手,显然还在生气。

时倾脑子里一团浆糊:“要么,你现在去床上睡,要么,你自己回去,我没精力跟你折腾,我怕猝死。”

他‘腾’的站起身,走向大门口,然后又突然转了弯儿,进了卧室。

时倾叹了口气,从衣柜里拿了被子在床前的地毯上打了个地铺,她之所以不睡客厅,是为了节省电费,里外都开着暖气太费电了,这会儿天气还可冷。

江寒珏突然出声嘲讽:“又不是没一起睡过,防谁呢?”

时倾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儿,没应声,这不是怕擦枪走火么?

累了一天一夜,她睡得很沉,连江寒珏是什么时候走的她都不知道。

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黑崎叼着饭盆端端正正的坐在她跟前,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喂完狗,她首要做的是填饱自己的肚子,拿了食材走进厨房,瞥见台子上煎好的牛排,她陷入了沉思。

围裙和锅铲等工具都不在原来的位置,所以,是江寒珏干的?

她认识他二十年,也没见过他下厨,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她把牛排放到微波炉里,同时也看到了江寒珏给她的信息留言:牛排煎好了,自己加热。

心里看不见的地方莫名的被触动,她觉得江寒珏是疯了,她现在的感觉是,分手了,但没完全分,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她不喜欢这样拉扯,很矛盾,本着气他的目的,她故意的给他发信息:冰箱里的所有食材,都是别人给我买的,看起来都挺贵的样子,你煎牛排的技术实在不怎么样,糟蹋了。

她没说是秦风买的,怕他小心眼儿针对人家。

很快,他回复了过来:爱吃不吃,不吃滚蛋。

时倾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只可惜看不到他生气的模样。

今天不用去医院,她窝在家里不乐意动弹,有吃有喝的情况下,看书是不错的选择。

七点多,云姨突然过来了,拎着大包小包的食材,累得气喘吁吁:“小姐,这是先生让我给你送过来的,啥都有,够你吃一阵子了。”

时倾愣在当场,看了眼家里的冰箱:“放不下,拿回去吧。”

云姨一副要了命的表情:“不行啊,先生交代了,一定要给你的,他还说……冰箱要是放不下,就把里面的东西都扔了。”

时倾心里是抓狂的,分手当放屁呢?她才不会再领他的情。

但事实是……她惹不起这尊大佛,眼睁睁看着云姨把冰箱腾空,将新带来的食材全都塞进去,满满当当,没有一丝缝隙。

她从购物袋里翻出了消费单,拿了现金给云姨:“钱,拿去给江寒珏,替我谢谢他。”

云姨仿佛被钱烫到手一样:“不不不!先生买给你的你就收着吧,别给钱,我不好交代。”

时倾抿了抿唇,严肃的说道:“你不要钱,我就不要那些东西,你回去一样不好交代,我怎么说的你就怎么转达他就好了。还有,帮我带句话,好马不吃回头草。”

云姨勉为其难的收下钱,拧着眉头离开了。

晚些时候,云姨用江宅的座机电话偷偷给时倾报信:“钱给先生了,他生气得很,砸了一地的东西,问谁是马谁是草……我也不敢吭声,等他折腾完了再去打扫。”

时倾悠闲的修剪着指甲:“哈哈,行,你甭搭理他,让他撒泼去,他间歇性神经病发作,你站远点,别让他伤到你。”

第二天,时倾到了医院,科室里的兰岚突然把她拽到了一边,满脸的八卦欲望:“你跟江寒珏谈过恋爱?我上网一搜,还真是,这不你们刚公布了没多久,怎么就分手了?你是因为跟他分了手才来我们医院的吧?你以前工作的医院是江寒珏投的资,我说得没错吧?”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3日 上午12:00
下一篇 2022年12月13日 上午12:2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