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卿江北珩全文阅读_时卿江北珩小说时卿江北珩最新章节列表

时卿江北珩全文阅读_时卿江北珩小说(时卿江北珩)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介绍

三年前江北珩走的时候书房是上了锁的,所以她一直没打扫过,今天发现书房门没锁,她才想着打扫一下。推门进去,一股粉尘味扑鼻而来,呛得她咳嗽了起来,不得已找了口罩戴上。还好窗户关的严实,地上的灰也没有特别厚。走上前推开书房的落地窗,阳光洒落进来,驱赶了空气中的阴沉,多了些生机勃勃。…

免费试读

时卿洗完澡出来,听见了楼下汽车离开的动静,江北珩又出门了。

她浅浅的舒了口气,刚刚还好守住了最后一道防线,要是再发生关系,她不知道还能不能下定决心顺利离开这里。

江北珩一夜都没回来,时卿也没担心,更不想知道他去了哪里,她得学会不去关注他。

清晨醒来,她漫不经心的给自己做了份简单的早餐,享受难得的轻松时光。

下午才要去秦风家教钢琴,所以上午得了半天闲,家里也该打扫了,算起来,她这三年没有正经的休息过一天。

吃完饭,她便开始收拾屋子,偌大的江宅收拾起来可是要人命的,直到快中午才堪堪搞完负一楼和一楼的卫生,休息片刻,又一头扎进了江北珩的书房。

三年前江北珩走的时候书房是上了锁的,所以她一直没打扫过,今天发现书房门没锁,她才想着打扫一下。

推门进去,一股粉尘味扑鼻而来,呛得她咳嗽了起来,不得已找了口罩戴上。还好窗户关的严实,地上的灰也没有特别厚。

走上前推开书房的落地窗,阳光洒落进来,驱赶了空气中的阴沉,多了些生机勃勃。

打扫完书房,已经是下午一点了,她累得坐在椅子上丝毫不想动弹,顺手从书架上抽了本书,刚翻开,一页陈旧的纸张落在了地上。

这里是江北珩的书房,里面都是他的东西,是一点都损坏不得的,她慌忙弯腰捡起,等看清上面的字,她不由得怔了一下,这一页纸张,是她小学六年级写的一篇作文,标题是:《我的哥哥》。

她不曾留意这篇作文是什么时候从作文本上被撕下来了,没想到会在江北珩这里。

年代久了,纸张微微泛黄,上面的字迹勉强清楚,她从小写字就漂亮,字体娟秀,倒也能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作文里的每一个‘哥哥’的称呼都被什么东西涂抹掉了,江北珩就这么讨厌她么?连在作文里,也不肯让她称他一声哥哥。

突然听到楼下有脚步声,她急忙把作文纸叠好揣进衣兜里,把书放回原位。刚从书房出来,便跟江北珩撞个正着。

她有些紧张:“那个……”

江北珩蹙眉,盯着她冷声问道:“谁让你进去的?!”

她局促的攥着衣角:“我……我只是想打扫一下,书房太脏了,你不是也用得着吗?已经打扫完了,你要是不想让我动你东西,以后我请人打扫吧。”

他冷漠的推开她,走进书房检查了一番,神色缓和了些许:“我会找人打扫,以后这种事情,轮不到你来做,你住在这里,不代表是这里的女主人,懂吗?”

时卿无谓的笑笑:“懂,我还有事,先走了。”

要不是江北珩,她恐怕不会在如此年纪练就一颗刀枪不入的心吧?

刚走了没几步,身后突然传来了江北珩的声音:“你到底为什么缺钱?这些年,我亏待过你?别出去给我丢人!”

时卿脚步顿住,没有回头:“谢谢这些年你给我的照顾,我已经成年工作了,不需要你的帮助了,我有正当工作,赚的钱是干净的,哪有丢人这一说?我姓时,你姓江,没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丢人也丢不到你身上。”

说完她径直回房,关上门,江北珩暴怒的声音被隔绝开来:“时卿!”

她不想理会,将心底冒出来的那点委屈和难受咽下去。有一点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没弄清楚,那就是当年母亲和江父到底有没有实质性的关系,还是只是简单的青梅竹马?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会导致江北珩的父母离婚?

当时她太小,很多事情看得都不够明白,难道真是江北珩想的那样吗……?她母亲一个将死之人,用尽一切手段‘托孤’,似乎真的说得过去,她一直不敢细想这件事……

现在三个当事人已经去世,哪怕有留下的蛛丝马迹,她也没有机会去查证,那些东西,是江北珩心里的刺,碰不得。

下午,到了秦风家里,时卿发现秦风跟昨天一样在家。

打过招呼,她便认真工作,耐心教小丫头弹琴,小丫头的名字跟她一样,都是‘念’,只是姓氏不同。

她教课的时候,秦风就静静的坐在一旁观摩,搞得她多少有些不自在,只能安慰是自己想多了,秦风这么优秀的人,凭什么看上她?当年也是年少不懂事罢了。

中场休息的时候,秦风给她倒了杯橙汁:“我看你以前在学校经常喝这个,现在口味应该没变吧?都是鲜榨的。”

时卿心头隐秘的一根弦猛地被触动了一下,第一次,有一个人,时隔多年,一直记得她喜欢的东西。

她接过橙汁不动声色的放到一边:“谢谢。”

秦风笑了笑:“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我爸为了磨炼我,一分钱都没给过,我大学是靠着奖学金和打工维持下来的。我还以为你会问起关于我的事,没想到你从头到尾都不好奇啊。”

时卿莞尔一笑:“有时候不对别人好奇也是一种尊重。我去叫小卿,接着上课吧。”

话刚落音,她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医院打来的电话。

她看着秦风说了声抱歉,走到一边接起:“喂?”

电话那头,主任声音有些焦急:“时卿,你现在在哪里?今天科室忙不过来,有个急诊病人要手术,你赶紧过来一趟!”

时卿有些为难,临时加班不在她的预料之中,可医院那头人命关天。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5日 上午12:36
下一篇 2022年12月15日 上午1: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