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舒晚邬辰周贺霖陆舒晚邬辰周贺霖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舒晚邬辰周贺霖全文免费阅读陆舒晚邬辰周贺霖最新章节列表陆舒晚邬辰周贺霖

陆舒晚邬辰周贺霖(陆舒晚邬辰周贺霖)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舒晚邬辰周贺霖全文免费阅读(陆舒晚邬辰周贺霖)最新章节列表(陆舒晚邬辰周贺霖)

小说介绍

“我知道。”邬梨说:“但他在乎你,你说的,他肯定听。”陆舒晚笑了笑。她都不知道邬梨哪来的信心,觉得邬辰会听她的。“邬梨姐,我觉得你可能有什么误解,我跟邬辰……”她迟疑了下,眉心微微皱了皱,说:“三年前,离婚的时候,就已经断干净了,除了小鹿的事情,我不想再跟他有过多的牵扯。抱歉,我帮不了你!”“好,那就说小鹿!”邬梨眼神陡然厉色了几分,“邬辰是邬陆的父亲,就算邬陆现在不知道,那他长大了肯定……

免费试读

“我知道。”邬梨说:“但他在乎你,你说的,他肯定听。”

陆舒晚笑了笑。

她都不知道邬梨哪来的信心,觉得邬辰会听她的。

“邬梨姐,我觉得你可能有什么误解,我跟邬辰……”她迟疑了下,眉心微微皱了皱,说:“三年前,离婚的时候,就已经断干净了,除了小鹿的事情,我不想再跟他有过多的牵扯。抱歉,我帮不了你!”

“好,那就说小鹿!”邬梨眼神陡然厉色了几分,“邬辰是邬陆的父亲,就算邬陆现在不知道,那他长大了肯定也会知道。你肯定不希望,小鹿小小的年纪就没了父亲,又或者邬辰再次进监狱吧?”

陆舒晚神色微顿,只觉得邬梨这番话透着些古怪。

邬梨见陆舒晚终于对邬辰的事情有些上心了,继续道:“你知道邬辰出狱后都在干些什么吗?”

“电竞俱乐部。”

上次在缪漪漪家里,邬辰亲口说过。

“这只是个幌子!”邬梨冷笑了声,看了看窗外,握着玻璃杯的手指收紧,“他现在跟着韩老板在做事。”

“韩老板?”陆舒晚挺诧异的。

她是进荣耀集团后,才听说过“韩老板”这号人物。

据说,是给有钱有权势的人服务的,在江海市算是黑白通吃的人物,最近几年生意做得极大,已经扩张到了东南亚。

她没见过这号人物,但是倒是挺不少人提过。

“这位韩老板,有什么问题吗?”陆舒晚问。

做生意的,难免会有些灰色地带,甚至更黑一点都有可能,就像唐畏的工作,也未必都是完全合法规的。

水至清则无鱼。

从陆定韬去世后,陆舒晚对这些事情的看法就转变了很多。

邬梨也是经历过各种事情的人,按理说,这些道理应该比她懂。

邬梨又将视线落回陆舒晚脸上,“做得都是要命的买卖,你说有没有问题。”

其实,早在四五年前,邬阔就知道韩老板做得那些事情,所以从来不跟韩老板打交道,江海市稍微有些底蕴的家族,都从不跟韩老板有过多交集。

而那些跟韩老板合作过的,哪个不是被韩老板捏着命门。

她不懂,邬辰为什么要跟韩老板搅在一起。

当初,邬辰还在监狱,就跟韩老板有所往来,当时她也再三劝过。

只不过,那时毕竟还在监狱里面,邬辰行动受限,她并没有过于担心这个问题。

谁想邬辰出狱后,就直接跟那个韩老板搅和在一起了。

就连电竞俱乐部的钱,也是韩老板出的。

“要命的买卖”陆舒晚在脑海里快速过了一遍,脸色瞬间就变了,矢口反驳道:“不可能,他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尽管已经离婚了,陆舒晚还是不相信邬辰会做违法犯罪的勾当。

“我也不相信!”邬梨叹了声,“不过,那是以前的邬辰。可现在,邬家没了、邬氏也没了,大哥仍旧下落不明,他在监狱里待了三年。他出狱的时候,是我去接的,可我几乎快要认不出他了。”

事实上,邬辰在监狱这几年,她基本上每个月都要去探视一次,明明看着他一点点的变化可看着他从那扇门里走出来的时候,她竟觉得异常的陌生。

“我想让他来帮我一起重振邬氏,但他始终不肯。”邬梨眼神暗淡了下来,“其实,他不来帮我也无妨,现在的邬氏,我一个人就能应付。我只是不想他再跟着韩老板。舒晚,你帮我劝劝他吧,我实在不知道该找谁了。”

邬阔失踪这么多年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邬梨已经不抱希望了。

她就邬辰一个弟弟了,不能再让他有任何闪失。

邬梨今日穿得一套黑色的西装,今年她三十四了,不算年轻,也不算老,但和大多数这个年纪的女人比起来,邬梨脸上的疲惫感明显重很多。

以前的邬氏四分五裂,被瓜分完毕后,只邬梨手上攥了零星半点儿,这两年也一直被以前的仇家或同行业的打压,可以说,能做到现在的成绩,邬梨肯定付出了极大的心血。

看着这样她的,陆舒晚很难再说出拒绝的话来。

邬梨一直以来都对她很好很好。

陆舒晚抿了下唇,“我可以试试,但不能保证就一定做得到。”

听到这话,邬梨脸上立即展露了笑容,“好,有你这句话,不管结果如何,我已经很高兴了。”

陆舒晚却并没有那么乐观。

甚至,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跟邬辰说这个事情。

以她和邬辰现在的关系,有什么立场去插手邬辰的事情。

陆舒晚和邬梨又聊了会儿,邬梨问了下邬陆的情况,然后又提了几句她的女儿,许之之已经八岁了,在上小学,邬梨说,许之之还经常念叨了陆舒晚。

邬梨还说,其实她一直想找时间跟见见陆舒晚和邬陆,但邬辰跟陆舒晚离婚后,有叮嘱过她,让她不要去打扰陆舒晚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7日 下午4:36
下一篇 2022年12月17日 下午5: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