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错换杨墨祁唐婉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双生错换杨墨祁唐婉双生错换杨墨祁唐婉(双生错换杨墨祁唐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双生错换杨墨祁唐婉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双生错换杨墨祁唐婉)双生错换杨墨祁唐婉(双生错换杨墨祁唐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杨墨祁写的一本小说,小说主人公是杨墨祁唐婉的书名叫《双生错换》,小说情节刺激诱人,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趟皇家秋猎之旅,总让我有种不安的感觉。我的感觉一向是很准,尤其是预测这种不好的事情。秋猎开始之时,所有人驾马肆意追逐猎物。大约是昨天晚上被杨墨礼吓到了,所以也就没什么心思去狩猎,没多会儿就落了后,索性就找个地方休息。我倚在一个低洼之处歇脚,隔壁的山坳里有人窃窃私语,听人墙角着实不大好,我起身准备离开,却在听得他们所说内容时,顿感冷汗涔涔。这些人讨论着如何行刺杨墨祁。俯低了身子,藏身于几步之外的地…

免费试读

这趟皇家秋猎之旅,总让我有种不安的感觉。我的感觉一向是很准,尤其是预测这种不好的事情。

秋猎开始之时,所有人驾马肆意追逐猎物。

大约是昨天晚上被杨墨礼吓到了,所以也就没什么心思去狩猎,没多会儿就落了后,索性就找个地方休息。

我倚在一个低洼之处歇脚,隔壁的山坳里有人窃窃私语,听人墙角着实不大好,我起身准备离开,却在听得他们所说内容时,顿感冷汗涔涔。

这些人讨论着如何行刺杨墨祁。

俯低了身子,藏身于几步之外的地方,他们在那头敢肆无忌惮地商讨着行刺的计划,一丝不差地尽数进了我的耳朵。

他们离开以后,我准备立刻去通知杨墨祁,刚一迈步,腿脚软得直接趴在地上,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不太会骑马,如今却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地驾着马狂奔,我攥紧了缰绳,整个人紧紧地抱住马脖子,才不至于让自己掉下去。

心里怕得很,挥动鞭子却一点没手软,只想着马儿能跑得快一些,再快一些才好。

大抵我是有些运气在的,竟然真的提前找到了杨墨祁。

我想告诉他他现在很危险。

但是我发现,相比杨墨祁,似乎更加危险的是我。

马儿的速度过快,我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停下来,只得任由它横冲直撞。

杨墨祁意识到这匹马已然失控了,驾马追赶上我,杨墨祁将手伸向我:「把手给我!」

我很想抓上他的手,但是攥紧缰绳的手怎么也松不开,我实在克服不了身体对于恐惧的反应。

「我不敢……」声音呜呜咽咽,也不知道是被自己气的,还是被吓的。

彼时我只觉得自己大概是死定,我瞧着杨墨祁头一次喊出他的名字:「杨墨祁。」

我瞧着他,想着如果这次我要是死了,大约这是我看到他的最后一眼吧。

我吸了吸鼻子,告诉他:「你不要管我了。有人要行刺你,你快回去,多安排一些守卫,不要让他们得逞。」

这句话夹杂在呼呼的风声中,风声太大,他像是没有听见一样,驾马又靠近了一些,手也递得更近了一些:「婉儿,把手给我!相信我!」

我瞧着他的手,试探性地把自己的手伸过去,指尖刚刚相触,胯下的马儿一个颠簸,我险些从马背滚下去,只得又重新抱紧了马脖子。

我内心已然绝望,我哭着对杨墨祁说:「不要管我了。你快回去,躲过那帮人就安全了。我……我不打紧的。」我本想控制自己不要表现得那么悲凉,然而言语间依旧是嘱咐后事一般戚然。

眼里蓄满了泪,模糊见杨墨祁的身形一晃,而后只觉得身后一沉,他!他竟然直接跨上了我的马!

他将我圈在怀里,伸手拉动缰绳,马儿被突然力道抑制住,不甘地扭动身子,最后扬起了蹄子,狠狠嘶鸣一声,将我和杨墨祁摔翻在地。

那片地势正处于一处高坡之上,我同杨墨祁就这样从坡上滚了下来,他将我按进他的怀里,护得严丝合缝。不知道滚了多少圈,本就单薄的身子从碎石上滚过,腰骨撞在石头上,树上。直到我们停下来,他紧绷的身子这才放松下来,喉咙中溢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杨墨祁,你怎么样了?」我从地上爬到他的身边,叫了叫他的名字,心中从未那么慌张过。

眉眼紧皱,他缓缓地睁开眼,望着上方的我,勉强扯动嘴角:「我还好。」他挣扎起身,我扶着他的手臂帮他起来,忽然他身子怔了一怔,竟是不动了。

我不知发生了什么,问道:「是不是哪里痛?」

他却笑了笑,望着我的眼轻描淡写道:「我的腿,好像断了。」

从坡上滚下来掉在不知道是什么的鬼地方,好在周边还有个山洞可以先待一待。

杨墨祁身上竟是瘆人红紫的瘀青,然而此刻最重要的是他的腿。

这个地方似乎已经不在猎场的范围内,即使皇室族人发现了杨墨祁失踪,偌大的猎场也要找上几天而后才会考虑其他地方。若是拖到那个程度,这条腿怕是要被耽搁了。

所以杨墨祁的意思是,他要自己接上这条断腿。

我被他这个想法吓得一跳,本想张嘴劝阻,他却毫不在意一般,甚至还有心思开玩笑:「婉儿,抱抱我吧。接腿这事……大约挺疼的,我不想让你看到我一脸龇牙咧嘴的样子。」

那一如既往含笑的眼睛,仿佛他即将要做的不是接自己的断腿,而是去院子里折下一枝花。

他展开双臂,眼睛堪堪地看着我,昏暗的山洞里显得十分明亮。

我瞧着他惨白得没有血色的脸,喉头酸涩,没有过多考虑便钻进他的怀里。大抵我也是想趁着这个理由,去抱一抱他。

也许他也没想到我竟然真的抱住他了,他的身子怔了怔,而后他缓缓地将自己的手搭在我的背上,喉咙间溢出一声舒缓的笑。

我把下巴抵在他的肩头,告诉他:「痛的话叫出来也没有关系的,我……我不会笑你的。」

他一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8日 上午7:48
下一篇 2022年12月18日 上午8:1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