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亭上陈宝银温如初牡丹亭上最新章节列表牡丹亭上_牡丹亭上陈宝银温如初全文免费阅读_牡丹亭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牡丹亭上陈宝银温如初)牡丹亭上最新章节列表(牡丹亭上)_牡丹亭上陈宝银温如初全文免费阅读_牡丹亭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牡丹亭上》由陈宝银温如初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主角陈宝银温如初,内容主要讲述:「老爷夫人莫怪大小姐,我带着宝珠去过苏家,当日并未见到,听闻她刚生产,还在坐月子,苏家怕惊了她,不曾告知她实情,亲家太太使人寻了我,说若是为了大小姐好,叫我万不可再带着宝珠上门。」「几日后苏家就搬去了东都,大小姐即便想看你们,山高水远,她还有个孩子,又怎能回得来呢?」还有我没说的,大小姐听了温家的事,哭晕了两回,姑爷趁着她昏迷不醒时,将她抬上了船。都是俗人,这样的时候,明哲保身何错之有?说了几句,…

免费试读

「老爷夫人莫怪大小姐,我带着宝珠去过苏家,当日并未见到,听闻她刚生产,还在坐月子,苏家怕惊了她,不曾告知她实情,亲家太太使人寻了我,说若是为了大小姐好,叫我万不可再带着宝珠上门。」

「几日后苏家就搬去了东都,大小姐即便想看你们,山高水远,她还有个孩子,又怎能回得来呢?」

还有我没说的,大小姐听了温家的事,哭晕了两回,姑爷趁着她昏迷不醒时,将她抬上了船。

都是俗人,这样的时候,明哲保身何错之有?

说了几句,时辰已到,我要带着宝珠走,她哭着要带家里人一起,哄了又哄才将她带出来。

她却哭着说怎得不见她长兄?

府里到处都是大郎君的传说,生得芝兰玉树不说,及冠之年已连中三元,是宋阁老最得意的门生,未来的阁老非他莫属等等。

别的我不知晓,可长相确实不差,毕竟他娘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就这样一个人,竟生死不知,不见了。

温老爷闭口不言,我知晓此事不能再问下去,带着宝珠回了家。

我们和别人在东街同租了间院子,我和宝珠来得早,占着两间东房,一间住人,一间做厨房。

西边三间住着一家四口,男人是个走街串巷的货郎,女人在家带孩子。

货郎姓何,六尺身材,一张巧嘴,何娘子不爱说话,人却极好,她手巧,闲时便绣些帕子荷包,货郎便挑着去卖。

我缝个衣服做双鞋还行,刺绣什么的根本不通,闲时就让宝珠跟着她学,宝珠耐得下性子,学得有模有样,我每日卖剩的鱼肉虾肉,多进了宝珠和她两个孩儿的肚子。

这日与平日并无不同,只是汴河结了冰,我的营生便不得不停了,有爱吃我做的小食的老顾客,我便在家做了送去,回了家吃了晚饭,宝珠已瞌睡,看她睡下了,我取了鞋底就着油灯来纳。

火盆里烧的是柴,烟大,窗户开了条缝,等睡时灭了火,透一透风才敢关。

我已十五了,走到哪里都算个大姑娘了。

在汴河营生并不像想的那样轻易,时不时有人骚扰,更何况我一个姑娘带着个妹妹呢?

不过河道有河道的规矩,交了保护费,自是有人看护着的。

我不怕累,就怕惹了麻烦。

敲门声响起时,我吓了一跳,毕竟在汴京我和宝珠相依为命,谁会黑了天来寻我们?

「谁啊?」

我扬声喊道。

「我姓温。」

门外的人声音压得低,是个低沉好听的男声,姓温?我不及多想,穿了袄子下了床。

门外的人闪身进了门,我将门迅速地关了。

来人背着身站在床边看着宝珠,房子小,床前只一道帘子遮着,里面算作卧房,外面充做厅堂,如今被他拉开了,便一目了然。

他身量极高,披着一件玄色斗篷,头发用玉带紧紧束着。

我隐约猜到了他是谁,可不敢多问,只等着他看够了。

我给火盆里填了柴,烧了壶热水,给他倒了杯茶,茶是平日里船上给客人喝的,说不上好,但也不差。

待他拉上帘子出来,油灯昏黄,可我依旧将他看了个全。

府里人说他生得芝兰玉树,我长这么大,并不知道芝兰玉树是什么,可今日再见他,算是知晓了。

他生得和夫人很像,只眉毛更粗些长些,天生一双桃花眼,不笑也风流多情,鼻梁挺直,嘴唇并不很薄,下颌角分明。

细看唇下一点黑痣,人却清冷得很。

又冷又欲,美男子这样肤浅的字,都不足以形容他,关键他还生得白。

他斗篷都未脱,在椅子上坐下,端起我倒的茶。

手也生得这般好看,果然好看的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的。

他瞳孔黑,看着人时讳莫如深,让人心惊。

我看他穿着打扮,并不是落魄的样子。

因为他斗篷下的白袍,是云锦缝的,真正的寸锦寸金,他既不曾落魄,又为何不救温家其他人呢?

朝堂多诡秘,我不敢多问,自然也不想问,只在一旁立着等他问话。

「不急不躁,倒是有几分胆识的,怪道能护琼娘周全。」他说话声音又低又清冷,我不敢多看他,只低着头什么也不答。

「此物交于你,明日你想法子出趟城,将它送到鸡鸣寺法慧主持手里。此事牵扯甚大,定要小心行事,若不是无法,我也不会来寻你。」

我本不欲接,可听他说无法时语气里的急迫和无奈,终是咬牙接过了。

东西用布包着,是本书的模样,并不十分厚,递到我手里时还带着他的体温。

「郎君,万望珍重,温家老小还在牢里盼着你呢!」

他起身要走,我终是不忍,为着宝珠,为着温家,说了这样一番话。

他点点头,忽地笑了,似骄阳般刺眼。

「你就不怕温家和我都是坏人么?」

「我只知道温家待我好就够了。」若不是温家,我都不知道自己如今是个什么模样。

他点了点头,闪身出去了。

鸡鸣寺平日并不是平常寺院,每月只初一十五两日开放,明日并不逢初一也不逢十五,只进门就是件天大的难事,更遑论要见主持。

第二日一早我就将宝珠托付给了何娘子上了鸡笼山。

鸡笼山虽叫山,却并不险峻,我干惯了力气活,走几步路的事儿,自然并不难。

到了寺门口,大门紧闭,里面传了一阵诵经和敲木鱼的声音。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9日 下午4:00
下一篇 2022年12月19日 下午4:2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