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辈少女(秦冉越涵)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大辈少女全文免费阅读小说_(大辈少女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大辈少女

大辈少女(秦冉越涵)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大辈少女全文免费阅读小说_(大辈少女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大辈少女)

小说介绍

《大辈少女》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秦冉越涵,主角越涵秦冉性格讨喜,各线剧情发展极为有趣:春英那嗓门真的要不克制下去,迟早把我震聋了。然而进了校门之后,那些同学看我的眼神都变得奇怪了。对了,秦冉开了直播。当然就算不直播,只怕很快也要传遍四方。一路上有认识的同学已经开始打趣,喊我太姑奶奶了,要命,这天天喊着,我还能活到九十九吗?…

免费试读

我冷哼了声。

赵蔷奇怪道:你哼什么?

这套四级真题又错了很多,哼两声不行啊。

这个时候,越天化说:妈,要不今天我们就不等太姑奶奶,等明天我们上门拜访她老人家。

越太太长得富态端庄,脾气却好像不太好,闻言冷笑:老祖宗的规矩都不要了,说这些话,想让族里的长辈把你赶出家族?

妈,这时间都快过了,会不会不太好呀?秦冉挽着越天化,劝说道。

停,先别喊我妈,姑奶奶没来,这婚礼就不算成,你要想认亲,街上一堆人随你喊去。越太太斜睨了秦冉一眼,又看向旁边男人:三叔,姑奶奶还没有接电话?

越天化三叔唉声道:嫂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姑奶奶平时没事根本不让我们去找,这电话也都看心情,要不,我们直接去政大找她?

政大?秦冉喃喃道。

妈……阿姨,我在班上成绩第三,和不少老师教授关系都不错,要不,我去问问?

听见成绩不错,越太太神情稍霁:你有心了,不过这毕竟是我们家长辈,就不用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秦冉看模样都快哭了。

也是,婚礼再不开始,她就真成了笑话了。

赵蔷实时播放八卦,嘀咕道:我们学校哪位老教授年纪大一些的,你们记得不?

重重地打了个喷嚏后,我挂断视频。

没一会儿,我打开备用机,看着弹出的一个又一个的电话,选择性地回了一个。

秦冉也不知道和越太太他们说了什么,竟然是她来接。

她声音楚楚可怜,更不停地说自己是谁,哪个专业,专业成绩多好,想要认识一下太姑奶奶。

真的吗?

我冷不丁地说了一句,她呆住了:太姑奶奶您声音真年轻,要是您现在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就好了,我们可都在等着您呢。

寒暄之后重点来了,我回了句:是吗?

秦冉重重道:当然啦,太姑奶奶要不要我们去学校接您,酒店有些远,别累着您了。

我没有回,换了双鞋就下楼打车去酒店了。

我这人有一个很大的优点,特别听人劝。

不邀请我,我就不去。

邀请我我就去。

听人劝,吃饱饭。

谁碰上了我这么一个好说话的人,可不得乐死。

路上赵蔷还不忘在群里直播婚礼现场。

说什么越家那位太姑奶奶答应秦冉来参加婚礼了,这可让秦冉得意死了,觉得是自己的功劳,哪里还有刚才都快哭了的可怜模样。

希望那位老祖宗可以眼光好点,一眼看出她的绿茶本色。

就怕越家的太姑奶奶眼神不好,连人都看不清楚。

呸,晦气。

涵涵,你做什么啊,怎么一直不回消息?现在主持人又重新说开场白了,看来婚礼真的要开始了。

不是不想回消息,只是担心回得不文明,伤害室友情谊。

自觉体贴无比的我在半个小时后到了酒店,宴客厅今天被越天化和秦冉给包场了,可我没有请帖,反倒被拦在了外面。

隔着几十米,赵蔷她们看见我在宴客厅门口,喊了句国粹,挥了挥手:涵涵,快来。

秦冉听见动静,端着红酒杯,姿态优雅,不紧不慢地走到了宴客厅门口,站到了我面前。

越涵,你怎么来了?

我耸耸肩,有些无奈:没办法,被人请来。

有人请你?秦冉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谁啊,我怎么不知道?

秦冉的父母也在,看着穿着不错,不过神情烦躁,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过来问秦冉。

我们学校同学。

同学?秦冉父亲瞥了眼就转过头去,蹭饭的?找个座位坐下就是了,现在欢迎太姑奶奶才是要紧事,别在这些没用的事情上耽搁。

秦冉的母亲在旁边连连附和秦父的话。

秦冉微笑:那涵涵,你进来吧,坐在门口这桌怎么样,也清净,一会儿结束打包酒水也没有人注意。

真的吗?幸好我带了袋子。我浑然不在意地从包里拿出上次买水时没有浪费的一个袋子,竖起大拇指:秦冉同学真大度,难怪可以嫁给越总。

秦父眉头皱得更深了,站在门口不住地打量,还商量着和秦母到楼下去迎接。

我坐在最后一桌,同席的都不认识,都自顾自地夹着菜。

又过了二十分钟,秦冉再一次用越太太的手机打了个电话:太姑奶奶,您到哪儿了,我去迎迎您怎么样?

我站了起来,看向宴会厅外的秦冉,平静道:我到了。

秦冉回头,确认是我后,她快步走了过来,不可思议道:越涵,你哪里捡到的手机,手机的主人呢,你把人怎么了?

好家伙,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绑架了谁。

这手机就是我的,备用机不可以?

秦冉仿佛听到了个天大的笑话:越涵,我知道你嫉妒我,看到我今天有个好归宿生气,但你没必要这样做。你现在告诉我手机真正的主人在哪里,我可以给你五万块钱。

张口就是五万块钱,秦同学还真是阔了,口气都不一般。

秦父听见秦冉说这个手机是太姑奶奶的,冷哼了声:手机给我。

整个人走了过来,大手就想要将手机从我的手里抢过去,我学过格斗,他要硬抢不一定抢得过我。

但。

这不是婚礼吗?

要礼貌。

我任由手机被秦父拿走,他还不满足:快说,老太太在哪儿,不然我们就报警了。

和一个政法大学的高材生(即将过四级)提报警,讲法律?

我瞥了眼秦冉,淡淡道:秦同学,抢夺他人财物你知道触犯了哪条法律吗?

秦父一点儿也没有被唬住,尤其是看见我的穿着和桌上放置着打包的塑料袋,冷笑:在我们面前谈法律,你知道我女儿他老公家是谁吗?

我刚才听你也姓越?呵,好姓也会出孬货,也不知道你爹妈怎么生出个你,今天就让我替你爹妈好好教训教训你。

…………

你也配提我爸妈?如果说原本觉得这一切还挺有趣的,那么现在只剩下了厌恶。

秦父嗤笑道:有什么不配,你也不看看自己是谁。

秦父看着心情不畅,也不打算再多说,就要过来拉住我让我说清楚,被我反手一挡,借了个力反倒摔倒在地上。

臭丫头,还敢和老子动手。秦父骂骂咧咧起身。

赵蔷她们估摸着等得不耐烦,走了过来,见到秦父想动手,直接闹了起来:谁敢打我们涵涵。

动静越来越大,不少人都看了过来,就在秦父靠近我的时刻,一声姑奶奶蓦地响彻宴会厅。

越太太从台前一路小跑而来,瘪着嘴:姑奶奶,你来了怎么不直接过来找我,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这声音震得人头晕脑涨的,我堵住半边耳朵,无奈道:春英,你的嗓门还真的一点儿都没变。

秦冉满眼的不敢置信。

涵涵,你就是越家的太姑奶奶!靠!赵蔷没忍住吼了出来,这一下更多人站起身。

秦父直接蒙了,跌倒在地,双腿颤颤:太、太、太姑奶奶。

我对着春英眨了眨眼,然后问秦冉:曾孙媳妇,刚才你问谁邀请的我,现在知道了吗?

秦冉嘴唇抿着,苍白无措:太姑奶奶,我……

我抬手止住,然后走向台前,春英慢了半步跟在我身后。

一路上越家人或是惊讶或是善意喊着太姑奶奶、姑奶奶、姑姥姥。

实话说,我不太喜欢这样,硬是把人叫老了。

我可还是风华正茂大学生。

我走到台上最中间的位置,有人已经提前搬了凳子,我坐在凳子上,温声道:来,曾孙媳妇,让我好好看看你。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4日 下午5:00
下一篇 2022年12月4日 下午5:2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