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苓易琛(林苓易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林苓易琛(林苓易琛)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林苓易琛(林苓易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林苓易琛(林苓易琛)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小说介绍

《林苓易琛》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林苓易琛》主要讲述了林苓易琛的故事,同时,林苓易琛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免费试读

他狠狠拧紧眉心,心里仿佛有什么即将失去,可他不敢停车,只能从前面抓紧她越来越冷的手,不知叫了多少声。

终于,等到一声微弱的回应。

“到!”林苓全然以为上课在点名,本能的回应着。

“你给我听好,我易琛不许你林苓死,没我允许,不可以,听到了吗?”

“好!”林苓的声线虚弱蚊蝇,没有平日里的清冷疏远,听在易琛的耳中宛若天籁。

他从未听到过如此好听的声音,让他不安的心情瞬间被安抚。

很快就和过来接应的救护车碰面,易琛小心翼翼的将林苓抱上救护车,顾不得被丢弃在路边的汽车,跟着一起去了医院。

“小伙子,你的处理方式很正确,这是你女朋友吧。”

医护人员一边为林苓处理伤口,经过检查,伤口虽然看上去恐怖,但并未割伤手筋,只要缝合一下就好。

易琛并未做出解释,只定定的看着林苓,期待她无恙。

很快到了医院,林苓被推进了急救室,易琛想要跟随,却被护士阻拦。

“家属先跟我去缴费吧。”

易琛点头,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昏迷的林苓,跟着护士离开。

等他拿着缴费的单据回来时,林苓这边也缝合好了伤口。

“虽然伤口没什么大碍,但病人流血过多,还需要留院观察几天,注意伤口别沾水。”

医生叮嘱着,在他眼中易琛俨然成了林苓的家属。

易琛点头答应,送走医生后,来到林苓病房。

此时的林苓,面色苍白如纸,仿佛没有灵魂的布娃娃般安静躺在那里。

易琛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缠着厚重纱布的手腕,心里涌上浓重的疑惑和悲凉。

是什么让她走上绝路?想到林苓那些冷眼旁观的亲人,他心底涌上阵阵心疼。

“就算没有人疼你,你也要心疼你自己。”他声音温和好听,还得带着淡淡的哀求。

他看着林苓被血浸染的手,虽然医生简单处理过,却还残留斑驳血迹。

他起身打了一盆温水回来,伸手就在即将触碰到林苓手时,动作微微顿住。

易琛脸颊微微发热,活了十八年,还从未触碰过女孩子的手,让他呼吸不畅心跳加速。

“你怎么在这?”林苓睁开眼就看到易琛定定的站在那里,眼神晦暗不明的看着她。

她眸底波澜不惊,清澈水眸仿佛盛着星辰大海,随着她睁开眼两滴泪水顺着她苍白面颊蜿蜒,隐没在鬓角发间。

她苍白唇角,扬起苦涩的笑,想死都死不掉。

易琛看着她眸底绝望,大为震惊,是什么成为了压块她的最后一根稻草,想到她若是总有自杀想法,他救得了一次,未必救得了第二次。

他并没有回答,轻轻拉起林苓的手,冰凉的触感让他心惊,炎热的夏季,她的手却透着彻骨的冰寒。

他小心翼翼擦拭着她指尖血迹,动作细心且温柔。

周遭的嘈杂仿佛被隔绝一般,房间里两人只听到彼此的声音。

“林苓,能不能不要再伤害自己?”就算为了我,但后半句直接隐没在他心里。

林苓瞬间泪崩,本以为死了无牵无挂,却不想在这个凉薄的人世间,还有人希望她活下来。

那声好即将冲破喉咙说出口,却被她生生咽了回去。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你走吧。”

她冷漠的将头转过去,不再看他。

易琛气结,愤然离开。

听到狠狠地关门声,林苓的心口一松,刚要回头,便听到病房门被再次愤然推开……

易琛确实是被气到离去,可又不甘心不放心的返回,他快步来到她身边,“林苓,你别不知好歹,你现在立马收回你刚刚的话,我就全当没听到,原谅你。”

他不明白她到底傲娇个什么劲儿,明明已经落魄到这个地步,却还紧揪着自尊不愿接受他的帮助。

易琛眼巴巴等着她的回答,最后却换来林苓冷冰冰的一句,“不需要。”

她强忍着心底的酸涩,拒绝。

前途一片黑暗,要她如何对他做出许诺。

更何况习惯凄凉,她不敢接受易琛的好,害怕习惯了,等失去的时候会更加痛苦。

毕竟,不管是从哪一方面,他们都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而残酷的现实更不允许她有任何美好幻想,她是泥沼中绝望睁着的癞蛤蟆,易琛则是那高贵典雅的天鹅,终究不配,她也不敢奢望。

他终于忍不住,再次愤然离开,重新重重的关上病房门宣泄着他的怒火。

易琛满脑子都是林苓虚弱模样,就在走出医院的时,原本心底翻腾的怒火渐渐消失。

想到林苓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人,那些人宁可耗死她,也不送她来医院。

他脚步猛然顿住,挥拳击打着空气发泄着心底的憋闷,他从小到大一直都被家里人宠着,何时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但终究不忍心将她一个人丢在那里,易琛无奈叹气,朝着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走去。

病房里,林苓麻木的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对于未来她十分迷茫,没有了奶奶她仿佛人生都失去了方向。

自从父母去世之后,跟着奶奶她尚且能温饱,现在彻底一无所有,她连从这里走出去后该去哪里落脚都成了问题。

她也不过十八岁,却经历了太多的心酸苦楚,本以为变得麻木,却还是会痛到无助。

泪水滑落她苍白的脸颊,她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病房门被人推开,她急忙擦掉泪水,扯过被子蒙住脑袋,不想被人看到她狼狈模样。

脚步声越来越近,在她身边的位置停驻,紧接着是塑料袋哗啦啦的声响。

“就当我犯贱,我知道你没睡,起来吃些东西,就你现在的身体怎么能熬过高考,你奶奶那么努力,不就是想看到你出人头地的那天吗?

言尽于此,吃不吃由你。”

易琛并未逗留,林苓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将被子掀开一条缝隙,就看到易琛离开的背影。

她冲动的想要留下他,最终还是没开口。

看着床头柜上的粥,林苓积蓄在眸底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

尝尽世态炎凉,哪怕只是一碗粥的温度,都让她感动到热泪盈眶。

她之所以冷漠对待易琛,就是不想靠他太近,她害怕自己太过于贪恋他给的温暖,熬不过漫长而煎熬的现实生活。

病房门外,易琛看着她哽咽喝粥模样,心都揪成一团,他冲动的想要将她拥入怀中保护,但她的冷漠仿佛一把刀,生生在两人之间画出一道他无法逾越的沟壑。

他拿出手机打给了管家,“帮我调查一件事……”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5日 下午7:24
下一篇 2022年12月5日 下午7:4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