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乔烟的小说免费_沈乔烟的小说沈乔烟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乔烟的小说沈乔烟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沈乔烟的小说

沈乔烟的小说免费_沈乔烟的小说(沈乔烟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乔烟的小说)沈乔烟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沈乔烟的小说)

小说介绍

沈乔烟傅琛为主角的小说名字是《沈乔烟的小说》,《沈乔烟的小说》小说最新章节更是可以带来不同的阅读体验,各种情节设定慢慢浮现:张喻眨眨眼,说:“妈,什么叫我回来准没好事啊?”“除了你跟李涂早点安顿下来,不然什么事都不算好事。如果不是有孩子了,我真不想让李涂配你,我得给他介绍个好姑娘。”张母有个观点,谁嫁李涂谁享福。张母又道:“张喻,你要是敢欺负我女婿,妈可饶不了你。”张喻讪讪说:“人家这话,都是当着女婿的免说给女婿听的,在女婿面前讨个好。您倒好,您来真的。”“少给我欺负李涂,听到没有?”张母道。“您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

免费试读

张喻眨眨眼,说:“妈,什么叫我回来准没好事啊?”

“除了你跟李涂早点安顿下来,不然什么事都不算好事。如果不是有孩子了,我真不想让李涂配你,我得给他介绍个好姑娘。”

张母有个观点,谁嫁李涂谁享福。

张母又道:“张喻,你要是敢欺负我女婿,妈可饶不了你。”

张喻讪讪说:“人家这话,都是当着女婿的免说给女婿听的,在女婿面前讨个好。您倒好,您来真的。”

“少给我欺负李涂,听到没有?”张母道。

“您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回。行呗,我以后对李涂毕恭毕敬。咱们这天没法聊了,您让李涂跟您聊吧。”

张喻话音刚落,李涂就闻声走了过来,他手习惯性的往张喻肩膀上一搭,问:“什么事?”

“我妈觉得跟我聊天烦,要跟你聊。”

李涂笑了,把张喻推开,气定神闲的说:“妈既然想跟我聊,这里就没你什么事了,自己一边玩去吧。我跟妈好好唠唠。”

张喻指指自己,意思是,不是吧你们到底跟谁亲啊?最后认命道:“行,你们聊你们聊,我滚远点不打扰你们。”

她滚去沙发躺着了。

李涂道:“妈,我这次回来,说想跟您商量下结婚的事。我没经验,身边也没有长辈提个醒,怕礼数不周到,所以来问问您。有什么要准备的,您给我吱个声。”

张母惊讶的都愣住了,回神后往张喻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位妥协了?”

“这一次是她想结的。”李涂眼底染上笑意,“还有,妈,少批评她一点。张喻也挺好的,表面上看是有些顽劣,背地里也挺会为人考虑的。她这个人,挺仗义。”

张母自然是喜出望外的,但女婿这么替女儿说话,她还是担心是不是受女儿压迫。

“妈,我看起来是挺纵容张喻的,但这也说明她的事都不是原则性问题不是吗?您真的不用替我担心了。该生气的时候,我也没少生她气。”

张喻坐在不远处,只看见张母跟李涂聊了很久。

氛围很好,张喻看着看着,也弯了嘴角。

婚事最后决定下来,是在一个月后。很快,很赶,这意味着李涂这个月里,所有的重心,都得在婚事上了。

酒店、婚车、喜帖,全是李涂自己去安排的。

因为婚礼的安排偏国风一些,所有的喜帖也都是古风的,有点像古代的奏折,厚厚一本,但每一页里都有古风爱情象征的画作,光是设计,就花了不少钱了。

为了表示诚意,本地的他们一家一家去送的,外地的托人送,但他们也录了视频。

送到苏婉婧跟肖冉家里时,苏婉婧给了她一只镯子。肖冉在旁边含笑说恭喜。

张喻跟苏婉婧,见的次数不算多。收这么厚重的礼,有点不好意思,百万上下,真不少了。肖冉说:“就当让我和苏老板也沾沾喜气。”

苏婉婧挥霍无度,张喻跟她比,只能叫零花钱比较多。肖冉也爱给她花钱。李涂不赚钱,可能没什么。肖冉不赚钱,那就供不起苏婉婧了。

张喻心想,怪不得肖冉赚起钱来这么拼,家里开支是大哈。

李涂也让张喻把镯子收着,总有回礼的时候。

他们这些人的关系,也就靠家里老婆维系着,靠着媳妇儿,组成了一个圈子。平时交流多了,也就有些利益往来。

就算遇事了,也不好撕破脸。特别是肖冉,老婆朋友本来就不多,总不能还给她断了。于是他也会往后退一步,大家关系就都不错了,合作起来也知根知底。

李涂道:“苏老板最近的气色不错。”

“各种补品养着,还不肯吃,每次还得靠我哄着才吃点。”肖冉含笑“吐槽”道。

苏婉婧冷冷的看他一眼,那哪是哄,那是打着“出卖自己取悦你的”幌子,占便宜。被他勾的找不到东南西北时,自然就他说吃什么就吃什么。

肖冉这只男狐狸精,正是迷人的年纪。他又很会钓,苏婉婧上钩之后,他摸清楚她的喜好,更会钓了。

李涂也笑笑:“我们就先走了,不想再吃你们狗粮。”

他们最后去了傅琛家。

老夫老妻,有娃了,家庭氛围,没有那么多暧昧气息,两人一块哄着娃娃玩,挺岁月静好的。

在他们家,李涂跟张喻都会自在许多,更熟络一点。

沈乔烟笑眯眯的说恭喜啊,拿了些吃的出来,说:“这些都是我妈做好拿过来的,比店里的卫生。张喻,你以后想吃了就给我打个电话,我让我妈准备点。”

张喻道:“阿姨还真有心。”

张母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做饭这种事,那就不可能亲自了。营养师跟做饭的阿姨,也不会这些小吃。

沈乔烟说:“傅琛天天念叨着好吃,我妈就经常做。做了送过来,加上我婆婆也爱吃,我妈每次做的量都很多。”

“看来傅琛跟阿姨关系挺好。”

沈乔烟叹着气:“别提了,只要我们一吵架,他就去找我妈,给我妈打电话。我妈都帮他说话的。”

张喻能体会这种心情。

沈乔烟想了想,说:“结婚挺好的,但是相对来说,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有。有娃之后总有闹矛盾的时候,双方在教育孩子的理念上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但是别指望着永远风花雪月,也还是有一个适应的过程。”

李涂也在旁边听着,傅琛则是不插话。沈乔烟把话题反抛给他,问他:“你觉得呢?”

“婚姻比恋爱要平淡些,也稳固些。走到结婚这一步了,如果不是大问题,一般不用担心分开的事。从恋人关系转变为爱人关系,感情上是会更亲密的。”傅琛又不动声色的补充了一句,“占有欲也会变强。”

张喻笑了,“烟烟她又让你吃醋啦?”

沈乔烟无奈的说:“他就心眼小,我跟代沟的一个哥哥多聊了两句,他就不高兴了。”

傅琛挑眉道:“还叫哥哥?”

“代购小哥,你看这行不行?”

张喻说:“傅琛还好,醋了会直接说。李涂闷着吃,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不高兴。”

李涂说:“得了,知道的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是你俩老公吐槽会呢。”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6日 上午8:36
下一篇 2022年12月6日 上午9: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