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高城小说免费阅读)合理颠覆最新章节列表柳叶高城柳叶高城(合理颠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柳叶高城小说免费阅读)合理颠覆最新章节列表(柳叶高城)柳叶高城(合理颠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七步莲的味道清甜而梦幻。我悠悠地醒转,疼痛从遥远的地方重新回到我的身体。我痛苦地呻吟出声,宫女半夏探头瞧我一眼,随即跑出去:「皇后娘娘,我们娘娘醒了!」皇后满眸沉痛地过来握我冰凉的手:「柳叶,你还年轻,日后必定还会有孩子的。」…

免费试读

七步莲的味道清甜而梦幻。

我悠悠地醒转,疼痛从遥远的地方重新回到我的身体。

我痛苦地呻吟出声,宫女半夏探头瞧我一眼,随即跑出去:「皇后娘娘,我们娘娘醒了!」

皇后满眸沉痛地过来握我冰凉的手:「柳叶,你还年轻,日后必定还会有孩子的。」

我疼得有气无力、神思困倦,但还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痛彻心扉地悲恸哭喊,皇后娘娘耐心地抚慰我的丧子之痛,丝毫不介意我的泪水血迹弄脏了她华美的宫装。

但她身后的宫女竹心眸中还是出现了一闪即逝的嫌恶,我便悲悲切切地哭道:「娘娘,臣妾好命苦啊,入宫月余便失了宠,原本想着若能诞下皇子,或许还有机会得到皇上些许垂青,如今什么指望都没有了,臣妾不如死了算了。」

皇后轻柔地将我哭得湿答答的鬓发理到耳后:「胡说,你才十五岁,日后必定还会有孩子的。」

我用颤抖的手捂上左侧额头的伤口,哭得越发止不住:「娘娘,我的脸毁了,皇上再也不会临幸我了,皇上厌弃我了,我没有活路了。」

皇后拍打着我的后背轻声地哄我:「不怕不怕,我会护着你的。」

我抽噎着看她:「自我入宫,只娘娘一人待我好,娘娘待我比皇上都好。薛贵嫔说得对,我柳叶生来命贱,皇上根本就是不该我想的人,如今死过一遭我才明白这宫中真心地待我好的是谁。我以后便守着娘娘过了,只要娘娘不嫌弃,我愿意为奴为婢,以报娘娘今日救命之恩。」

皇后叹了口气,怜悯地擦了擦我额头上的冷汗:「我刚入宫时也跟你一样年纪,如今在这宫中蹉跎这些年月才看开了,皇上是指望不上的,在这深宫之中的日子,还是要有几个贴心姐妹帮衬才能熬得下去。」

我挣扎着跪倒在榻上:「臣妾出身微贱,不敢跟皇后娘娘称姐妹,但皇后娘娘日后若有用得着臣妾的地方,臣妾万死不辞。」我惨然一笑,「不过臣妾的脸已毁了,给娘娘做个侍婢只怕都嫌污了娘娘的眼睛。」

皇后微微一笑,她身后的竹心蹲身一礼,打开帘子带进来一名医女。

皇后拍着我的手:「你瞧瞧她手腕上是什么。」

医女微拉袖口,一片粉嫩桃花图案将纤细、皓白的手腕衬得更加玲珑堪怜。

我怔怔地看着皇后:「娘娘……」

皇后一笑:「这是我从家里带来的医女,因身上烧伤太丑便想了这么个法子,方才太医说你脸上这伤必定留疤时我便想起了她,若你不怕疼,就让她帮你在额头也做成花朵样子,若是做得好,容颜不止不会受损,只怕还更进一筹,只不过……」

我急切道:「只不过什么?」

皇后笑道:「只不过她那法子只在受伤当时最为有效,你若想做,须得现在做决定。」

我捂了捂额头,微微地露出些怯意,小声道:「会,会很疼吗?」

医女一笑:「的确是很疼的,贵妃若是怕,奴婢倒是可以用些药物缓解,只不过……」

我急道:「只不过什么?」

医女笑道:「只不过若用了药物,奴婢在娘娘脸上所绘制的图案会受损不少,原本惊艳十分的颜色,最多也就八分了。」

我怯怯地看皇后,皇后一笑:「你的脸,你自己做主吧。」

我迟疑道:「那,那便八分吧,我自幼便十分怕疼,图案略逊色些无妨,只要多用些药不让我疼便好。」

竹心道:「贵妃娘娘被薛贵嫔害成这样,就不想复仇吗?」

我愤恨道:「我岂会不想,但即便是我盛宠之时都拿她毫无办法,如今皇上被她迷了心窍,我又能如何?」

竹心道:「皇上喜爱薛贵嫔,也不过是喜爱她那张脸罢了,若娘娘容颜盖过她,自然可以复宠。」

我凄凉一笑:「我起初获宠,也不过是因为眉眼间与薛贵嫔十分相似罢了,满宫里的奴才背地里都说我这个替人挡箭的赝品必定没有好下场,我还自恃贵妃身份不放在心上,想不到才一个多月就落到如此地步。皇上痴心薛贵嫔,我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盖过她去的。」

皇后怜悯地拍了拍我的手:「好了好了,这宫中除了薛贵嫔,谁没被皇上伤过呢?你既怕疼,那便听你的,多用些药罢了。」

我感动地眼眶微红,那医女忙道:「娘娘切不可哭了,这伤口已然不好处置了。」

皇后起身让开:「你便快些替她来绘制吧。」

医女上前细瞧:「奴婢即便用药也还是疼的,娘娘还需忍着些。」

我抽了抽鼻子:「那能不能多用些药?」

医女道:「奴婢会尽量照顾娘娘的,娘娘这伤口,倒是很适合朱红色的彼岸花图案。」

我全不上心:「你瞧着绘制吧,只要不疼便好。」

医女笑着点头,却趁我不备将两根银针刺入我的脖颈,我缓缓地软倒在榻上,但却仍能感知到有人靠近床榻。

医女应该是又跪下行礼:「皇后娘娘,贵妃娘娘已是昏迷了,虽听不见看不见,但痛觉却仍在,若按照贵妃娘娘的吩咐,奴婢绘制的彼岸花只怕是要逊色不少。」

皇后淡淡道:「既如此,那便直接绘制吧。」

医女道:「是,奴婢绘制此花用些红麝会增色不少,但此物不利于女子有孕,请娘娘示下是否可以多用。」

皇后淡声:「贵妃腹部被薛贵嫔重创,此生已然无法有孕了,她要在这深宫活下去只能靠容貌引皇上垂怜,什么药都可以用,只求容颜惊艳即可。」

医女道:「还有一事,贵妃娘娘的左眼中混入了七步莲,奴婢若是清洗,这彼岸花只怕就要失色,但若不清洗,只怕贵妃娘娘的目力……」

皇后打断她:「损些目力罢了,不必清洗。」

医女道:「是,那奴婢便即刻开始了,这些药物吸入也不利于女子有孕,还请皇后娘娘回避。」

皇后身上的熏香味道渐远,但竹心的声音仍能传来:「娘娘,若贵妃娘娘当真容颜出众复宠,咱们如何确保她不会像薛贵嫔一样嚣张跋扈、以下犯上?」

皇后冷笑一声:「卑贱渔民之女,半分家世背景皆无,嚣张跋扈又何妨?薛嫦洁挥挥手就能碾死她,本宫就不能吗?即便皇上日日留宿她宫中又如何?她根本就不会再有孩子了,让薛嫦洁跟她结下这般死仇,她想在这后宫活着就只能投靠本宫。柳叶得势便目中无人,失势便卑贱如畜,她被薛嫦洁害得这般凄惨,竟还只顾怕疼怕死,可见已经被吓破了胆,这等贱民脾性虽为人不齿,但却便于操控。本宫就是要她极尽美艳,否则本宫如何利用她吸引皇上?只要她能分去薛嫦洁的圣宠,就不枉费本宫将木檀安置到她身边的苦心……」

皇后的声音渐渐地听不见了,我缓缓地睁眼,看着眼眶微红的医女一笑:「二姐。」

医女柳絮是右相府家养的奴婢,但也是我的二姐。

我们并无血缘,但她是我的二姐。

柳絮哀哀切切地看着我:「你至于做到如此地步吗?」

我苦笑:「落到如此地步可不是我能控制的,我自幼当真怕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帮她将银针和红麝摊开,「你赶紧,不是拖得越久越不好绘制吗?」

柳絮看着我迟疑:「当真不用药吗?」

我立刻警惕:「你别害我,若不是你说我的眉眼只要有彼岸花点缀必定更胜薛嫦洁,我也不会走这步棋,你若不想我功亏一篑,就千万尽力地给我弄成个祸国妖妃的模样。」

柳絮眼眶更红:「你的左眼……」

我眨了眨糊满了七步莲和血污的左睫毛:「照皇后说的做。」

柳絮一咬牙,将一卷锦帕塞入我口中:「忍着。」

半个时辰后,我睁着一只眼睛看柳絮:「成了吗?」

柳絮双眸仍有些微红:「成了,你小心不要将汗水浸透左眼的纱布即可。」

我微急:「可是我又控制不了我会不会出汗。」

柳絮看我:「你到底哪里疼?」

「方才是额头那里,现在……不知道,我还挨了板子,我全身都疼,若是出汗怎么办?」

柳絮将一枚丸药塞入我口中,我不肯吞咽:「这会影响彼岸花的颜色吗?」

柳絮道:「不会,我已经绘完了,本就可以吃止疼药的。太医不会帮你调理小产,我会跟皇后说彼岸花需要药物补养,你按时吃我的药,日后未必就一定不能有孕。」

我一笑:「好。」

柳絮收拾好药箱却迟疑地看我:「小妹,你究竟想做什么?你已经是贵妃了,即便失宠,份例银子也足够过活了,就依附皇后好好地活着,不好吗?」

我笑了笑:「你知道我这个贵妃是怎么来的吗?」

「不是皇上醉酒之后将你当作了薛嫦洁,又跟皇后赌气,才……」

我笑道:「我这个贵妃,的确是皇上有意地拎出来给薛嫦洁挡明枪暗箭的。朝中右相联合武威侯对皇上施压,但他就是想将薛嫦洁纳入后宫,所以他需要找一个魅惑君王、逾制逾礼的活靶子出来给那帮吃闲饭的御史来骂,这样才能减弱汇集到薛嫦洁那里的目光和压力。皇上此计妙得很,朝中如今都在弹劾我祸乱朝纲、逾越祖制,根本就少有人提及只是封了个嫔的薛嫦洁,皇上赢了。」

「可薛嫦洁没有赢,她是左相之女,宫中妃位有几十人,她岂肯一直屈居人下?」

「薛嫦洁娇生惯养,既然忍不了我这里的气,自然也忍不了别人的,不过现在还没人敢找她的麻烦,她还能过一阵子好日子。」

「一阵子?」

我笑了笑:「皇后娘娘是右相之女,也是身份尊贵受不得气的,如今连我都招揽了,可见必定容不下薛嫦洁,二虎相争,必有一伤嘛。」

柳絮急道:「那你呢?她们争斗可会伤及无辜?皇后娘娘打算利用你对付薛嫦洁,你有办法全身而退吗?」

我挑了挑眉:「我为什么要全身而退?我费尽心机才入了局,哪儿来退的道理?」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6日 下午1:48
下一篇 2022年12月6日 下午2:1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