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隔离知乎_隔离命运知乎(隔离命运知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隔离命运知乎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隔离命运知乎

情感隔离知乎_隔离命运知乎(隔离命运知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隔离命运知乎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隔离命运知乎)

小说介绍

小说名叫《隔离命运知乎》,是陈景硕楚羡林愫为主角的一部言情类型小说,讲述的情节刺激诱人,剧情引人入胜。主要讲的是:傅亦深只觉得过去伤心痛苦的自己像极了一个笑话,他瞪着那道房门,只想进去将秦安安拖到面前好好问上一番!’眼看着身边BOSS的气息越来越不对劲,柳南轻轻的说了一句:“ 傅总,现在怎么办?”“找个地方先落脚。”傅亦深垂下眼,收敛了周身危险的气息,给人的感觉却更加可怕。“好的, 傅总。”柳南下意识吞了吞口水,说道。傅亦深看到的,他也看得清楚,这样的情况下,是个男人都会发狂,可柳南觉着,能为…

免费试读

傅亦深只觉得过去伤心痛苦的自己像极了一个笑话,他瞪着那道房门,只想进去将秦安安拖到面前好好问上一番!'眼看着身边BOSS的气息越来越不对劲,柳南轻轻的说了一句:“  傅总,现在怎么办?”“找个地方先落脚。”傅亦深垂下眼,收敛了周身危险的气息,给人的感觉却更加可怕。“好的, 傅总。”柳南下意识吞了吞口水,说道。傅亦深看到的,他也看得清楚,这样的情况下,是个男人都会发狂,可柳南觉着,能为 傅总做出那般惨烈牺牲的秦安安,不像是这么朝三暮四的人,为了避免傅亦深失去理智,他才硬着头皮打断了蓄势待发的野兽。两人找了一圈,却发现这个小镇上根本没有旅馆,家家户户都是互相认识的,几乎没有外人来这里。傅亦深神色有些郁郁,柳南转了转眼珠,赶紧找到离秦安安家最近的一个房子敲响门,好说歹说才打消了对方的怀疑,允许他们在这里住下来。当然,柳南也跟对方谈好了报酬,住进去的时候,他问了一句:“打扰了, 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叫我梅就行。”那个高大的中年妇人说道。傅亦深躺在温暖的房间里,心却是如外面的夜色一 一样,冰凉如水。满脑子都是秦安安大着肚子的模样,那一幕像是被人镶嵌在脑海里,满脸笑容的毕辞,温柔且貌美的女人,多么幸福的三口……傅亦深的心像是被万虫啃噬,又痛又痒,最后的最后,都化成一股难言的郁气堆积在胸腔内。不吐不快。柳南还在下面跟那位姓梅的女人聊天,傅亦深扫了一眼,径直走了出去。几分钟的距离,傅亦深却像是走了很久很久,终于他在秦安安的门前站定,屋内透出来的灯光打在他身上,没有丝毫暖意。傅亦深站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低低的说话声,隔着一层屏障 ,听得并不是很清晰,但他很确定的是,从中传来的女人声音,显得温柔又满足。傅亦深的心,仿佛在那一瞬间就被抚平了,他想,秦安安还活着,是不是就是最好的答案。男人紧握的拳头缓缓松开,浑身的戾气像是被什么东西抽空了一般,他静默的靠在门前的路灯下,空气中的雾气打湿了他额前的头发,丝丝缕缕搭在脑门上,显得落魄又狼狈。傅亦深站在那里,眼神幽深而又炽热,平静却又暗藏波涛,万般情绪在心间,却只有一个感觉,他似乎是多余的存在。屋内,壁炉里烧着红彤彤的火焰,秦安安知道毕辞要来,却不想他会带着满箱子孕妇要用的东西。毕辞面无表情的把东西一样样拿出来,瞬间摆满了客厅的大半个角落。秦安安看着这些东西,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她说道:“.一费心了。”毕辞眼里伪装的平静被打破,仍旧不是什么好语气,却比刚进门的时候要柔和的多:“ 你别乱想,这是我给我儿子的,你作为他的母体,吃饱喝足,才能给我儿子更多的营养。”秦安安懒得理会他的傲娇,眼前这个曾对她来说是噩梦一般的男人, 在褪去伪装之后,显露的却是难言的温暖。她伸手拨了拨桌上的东西,突然看到了一样,拿起来确定了一下,欣喜的说道:“毕辞, 这个我用不着,可以送给邻居吗?”毕辞淡淡的开口:“可以啊, 你都说用不着了。”秦安安知道,梅姨身体上的老毛病前段时间便犯了,总是觉得浑身酸痛,这里离城镇很远,医疗所的药物还没有被运过来,她听了一下,似乎是心血管之类的毛病。毕辞也不知道怎么神通广大,竟然能把药物带过海关,秦安安平时老是被梅姨投喂东西,现在有投桃报李的机会,哪能放过。看了下时间,秦安安想着梅姨还没有睡,便穿上了衣服准备出去,还回头跟毕辞说着:“你等我一下,我把东西送去就回来。”傅亦深愣愣的站在那里,似乎没想到门会被突然打开,日思夜想的女人近在咫尺,在转头的一瞬间,所有鲜活的表情偶硬下去,眼角眉梢的笑意,一寸寸化为飞灰。秦安安刚转头,便看到了门外站着的男人,她吓了一跳,刚想尖叫,屋内的光穿过她的肩膀,打在男人略有些发愣的脸上。一瞬间,所有的声音像是被卡在了喉咙,外面刮过的风,从天而降的雨,远处传来的喧闹,在这一刻统统化为寂静,秦安安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板直直的冲到了天灵盖,放在门把上的手,指尖冰京,手心却发烫。毕辞刚想应声,却看到秦安安站在门口不动,有些狐疑的过来,嘴里还问着:“ 你怎….”.然后,他的声音也被卡在了喉咙里。三个人以一种极为诡异的方式对立在这个小小的门口,两人在里,一人在外。毕辞反应过来,飞快的将秦安安护在身后,直面傅亦深,厉声道:“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傅亦深冷了脸,看着站在毕辞身后,没有任何反应的秦安安,一股难言的酸涩涌上心头。他说的话更加暴戾:“毕辞,你和她联手骗了我,还有了孩子,现在,连让我发现真相的权利,都要剥夺吗?”不,不是这样,傅亦深想,他不想这么说的。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9日 上午8:00
下一篇 2022年12月9日 上午8:2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