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然贺亭川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林夕然贺亭川最新章节列表林夕然贺亭川_ 林夕然贺亭川林夕然贺亭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林夕然贺亭川抖音

(林夕然贺亭川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林夕然贺亭川最新章节列表(林夕然贺亭川)_ 林夕然贺亭川(林夕然贺亭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林夕然贺亭川抖音

小说介绍

贺亭川听着她念叨,实在绕不过就应和敷衍两声,再被打两下,也算挨过去。而林夕然就在一旁听着。这之后,她和贺亭川再没有交流。林夕然实在受不了这种氛围,低声和贺淼淼说:“我还有些事,先回家了。”贺淼淼知道她的性子,也没阻拦。林夕然又和贺母说了声,就听她说:“这么晚了,让亭川送你。”闻言,林夕然看向贺亭川。…

免费试读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反射着七彩的光。

工作室内,因为林夕然的话陷入了一片寂静。

贺亭川看着林夕然,眼中神色瞧不清真意。

许久,寂静被贺淼淼打破:“这婚纱对你意义深重,我怎么可能要!”

说完,忙央着林夕然给她拿了另一件,走进了换衣间。

工作室重新陷入寂静。

见贺亭川还在看那套婚纱,一瞬间,林夕然说不上心里什么感觉。

看到她出来,贺亭川也收回了目光。

两人相视,静默无声。

好久,林夕然才先开口:“小叔最近不忙?”

贺亭川“嗯”了声,坐在一旁沙发上:“淼淼结婚,公事推后了。”

林夕然点了点头,他就是这样一个人,看上去冷漠,心却是柔软的。

要不然九年前,也不会冒险救她了。

想到这儿,林夕然又有些失神。

气氛再次静默。

贺亭川看着不知在想什么的林夕然,率先开口:“听淼淼说,你大学念的婚纱设计?”

“嗯。”

“怎么想学这个?”

林夕然沉默了会儿,目光扫过橱窗内的那套婚纱:“因为觉得我穿着自己亲手设计的婚纱,嫁给深爱的人,是一件很幸福很幸福的事。”

这句话她说的很慢,真心诚意。

贺亭川轻敲着沙发扶手的动作一顿。

这之后,两人都没有再开口,一直到贺淼淼出来,定好婚纱要离开。

工作室门口。

林夕然目送着贺亭川的车缓缓驶远,手里一直紧握的手机却突然响起。

是贺淼淼发来的:“你还喜欢他吗?”

短短几个字,却像在林夕然心里重重敲了下一样。

头顶的阳光打在屏幕上,晃得她有些看不清。

手指在屏幕上悬了很久,林夕然还是打出了那两个字:“喜欢。”

而后按灭了手机,转身走进工作室。

时间一点点划过。

等林夕然再从设计稿中抬起头,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她揉着有些酸疼的脖颈,摸过一旁静音的手机,就看到上面有一条未读信息。

来自贺淼淼:“今晚八点贺家老宅聚会,我让小叔去接你,把握机会!”

看着这三句话,林夕然哑然失笑,心里也有些怅然。

她和贺亭川之间的机会,说不定早在四年前就错过了。

如此想着,林夕然敛起四散的情绪,电话却突然响起。

看着上面那串四年都没出现过的号码,她指腹悬在接通键上好久。

直到快要挂断前才接起。

话筒里的男声低沉:“出来。”

见她没有回答,电话那头再度传来贺亭川的声音:“还没好?”

林夕然深吸了口气,平复下心绪:“好了。”

挂断电话,起身关店往外走。

夜风轻柔吹着,还带着白日的暖。

看着路边停着的宾利,林夕然目光不自觉被车窗里的男人吸引。

头顶的灯光在贺亭川身上镀上了层光晕,她看着有些失神。

压制住情绪,林夕然快步走过去,坐上了副驾驶。

看着车门旁的安全带,她不由自主想到了昨天的情景。

而贺亭川见她不动,不禁开口:“要我再教你一遍安全带怎么系吗?”

林夕然拉着安全带的手一紧,这样的开口打趣只有四年前的贺亭川才会。

连态度都像极了以前对待她小时候一样!

林夕然转头看向贺亭川,眼中情绪复杂。

车子慢慢驶远,轻柔的情歌在车厢内缓缓流动。

林夕然一直紧张的心情慢慢放松了下来,最终顺从自己的心意开口:“小叔,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贺亭川应了声:“嗯。”

“四年前你为什么躲我?”

闻言,贺亭川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一瞬间收紧:“没躲,只是那时候忙。”

林夕然将他的变化看在眼里,知道他在说谎。

车厢内沉寂下来。

没过多久,车子缓缓停在贺家老宅。

林夕然没有下车,目光直直盯着贺亭川:“四年前我写给你的那封情书,你看见了,对吗?”

第四章我喜欢你

贺亭川解安全带的动作一顿。

回头迎上林夕然的眼,他慢慢靠回了座椅上:“是。”

林夕然眼睫颤了颤,心里一直以来的猜测被证实,这四年来贺亭川的躲避也有了解释。

求证般,她再问:“这是你躲我的原因吗?”

贺亭川没有说话。

可此刻的林夕然不愿退缩,再一次说出了那句话:“小叔,我喜欢你。”

贺亭川眉头一皱:“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是喜欢!”

闻言,林夕然不意外,只是说:“我懂。”

她当然懂,那是她少女怀春的第一次心动,至此九年,深切浓厚。

她的语气执拗,眼里是和四年前一样的光芒。

晃得贺亭川不知该怎么开口,最后只说:“你和淼淼一样大,我是你长辈。”

林夕然却说:“可你也没比我大几岁。”

她今年二十四,而贺亭川也不过三十。

贺亭川没再说话,眼里写满了拒绝。

林夕然看着他丝毫不加掩饰的神情,心里像有针在扎一样。

她忙别开眼不敢再看,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缓和了那疼。

车厢内的气氛变得尴尬而紧绷。

突然,贺亭川的电话声响起,是贺母打来的。

他接起,就听见那头问:“亭川,你和夕然还没到吗?”

贺亭川缓了缓声音回:“门口,马上进去。”

挂断电话后,他看向林夕然:“先进去吧。”

说完,就要解开安全带下车。

却听林夕然微哑的声音再次响起:“那封情书呢?”

贺亭川关车门的动作慢了半拍,沉声回:“扔了。”

听到这两个字,林夕然呼吸一窒。

可贺亭川没再给她开口的机会,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往老宅内走去。

林夕然望着他背影,很久才垂眸将眼底的热意压下,下车进院。

贺家老宅内,一片欢声。

贺母瞧见他们两人进来,忙拉着一边一个坐在身旁。

她握着林夕然的手,眼中满是慈祥:“淼淼都要结婚了,夕然你也该找个男朋友了。”

林夕然下意识的看向贺亭川,只瞧见他面无表情的脸。

她落在腿上的手攥成拳,收回了目光:“嗯,有合适的我一定带回来给您瞧瞧。”

贺母笑着点头,瞧见另一边的贺亭川,抬手拍了一下:“还有你,别以为不说话我就忘了,你也三十了,该找个人定下来了。”

贺亭川听着她念叨,实在绕不过就应和敷衍两声,再被打两下,也算挨过去。

而林夕然就在一旁听着。

这之后,她和贺亭川再没有交流。

林夕然实在受不了这种氛围,低声和贺淼淼说:“我还有些事,先回家了。”

贺淼淼知道她的性子,也没阻拦。

林夕然又和贺母说了声,就听她说:“这么晚了,让亭川送你。”

闻言,林夕然看向贺亭川。

四目相对,她摇了摇头:“不麻烦小叔了,我叫了车已经到门口了,改天我再来看您。”

说完,林夕然告别了贺家人,起身往外走。

老宅外。

林夕然站在路边等车,身后响起阵脚步声。

回头就见贺亭川走了过来:“我送你。”

“不用,我定好车了。”

贺亭川没有半点迟疑:“那就取消。”

林夕然委婉拒绝:“已经有人接单了,取消需要付违约金。”

孰料,贺亭川却直接掏出手机,几秒后,林夕然手机响起。

她点开微信,就看到一笔转账。

很讽刺,这是她和贺亭川加上微信后的第一条消息。

林夕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最后还是顺从的取消了订单,跟着他上了车。

系安全带时,她腿却不小心碰到前方的储物盒。

盒子倏然弹开,林夕然正打算伸手关上,却瞧铱華见里面正放着一个戒指盒……

上面印着YS的品牌logo,它的寓意是一生只娶一个人。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0日 上午9:36
下一篇 2022年12月10日 上午10: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