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安染傅司寒小说在线阅读苏安染傅司寒小说最新章节列表苏安染傅司寒小说_苏安染傅司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安染傅司寒小说免费阅读

(苏安染傅司寒小说在线阅读)苏安染傅司寒小说最新章节列表(苏安染傅司寒小说)_苏安染傅司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安染傅司寒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快走了两步,到罗彩霞身边:“彩霞姐,最近县城乱得很吗?”没等罗彩霞开口,车上的吴大娘叹气说着:“可不是,前两天,我们隔壁那条街老王家的姑娘,今天才十八,在砖瓦厂当计分员,每天都是天刚黑就下班到家,结果前两天下班就没回家,他们家人找疯了都没找到。”…

免费试读

苏安染在木棒挥过来的瞬间,才感觉到异样,本能地朝前一趴,顺势滚了一圈。

鸡蛋粗的木棒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来人紧接着挥起木棒,又阴狠地朝着苏安染砸过去。

这一次苏安染没法躲,她要是躲开,这一棒子就会打在大娘身上,大娘那么大岁数,哪里经得住打?

苏安染双手抱着头,闭眼准备迎接那一棒子。

听到砰的一声响,是重物落地的声音,身上却没预期的疼。

苏安染迟疑地放下胳膊,就见傅司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跟前,一脚踩在歹徒的身上,松了一口气,赶紧爬了起来。

大娘显然也是被吓傻了,还伤到了腿,这会儿也抱着腿坐起来,哎呦哎呦地喊骂着。

苏安染顾不上其他,去查看大娘身上的伤势:“大娘,你是哪儿疼,后背和身上疼不疼?”

大娘指着脚腕:“没事没事,就伤了脚,这些杀千刀的。”说完又心疼她摆摊一天挣的辛苦钱,抹了抹眼泪。

傅司寒和罗彩霞从医院出来,就看见苏安染朝着受伤大娘这边跑,紧接着看见有人举着木棒悄悄靠近。

不敢出声提醒,怕激怒了歹徒,那一瞬间心提在嗓子眼,一路狂奔过来,还好是赶上了。

弯腰拎起歹徒,是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你想干什么!”

歹徒没想到突然出现的男人力气这么大,踹得他现在胸口喘不上气地疼,感觉肋骨都断了,又被傅司寒的气势吓得直哆嗦:“就想……就想弄点钱。”

傅司寒掐着他的脖领,明显没那么好糊弄:“抢钱为什么要从背后下手?说!”

歹徒腿都软了:“不是……就是看这姑娘漂亮,想弄晕了……”

罗彩霞也跟了过来,听了歹徒的话,惊呼一声:“阿寒,最近县城不太平,有劫道的,还有好好的姑娘失踪……”

歹徒嚎叫着:“不是我,我是第一次……”

傅司寒想了下,看着罗彩霞:“你去把医院保卫科的人喊来,把这人送到派出所去。”

罗彩霞点头,跑着去医院喊人。

傅司寒直接两下卸掉歹徒的两个胳膊,扔在地上让他动不了。

苏安染摸了大娘的脚踝,确定没有伤到骨头,看着傅司寒利落的动作,这会儿心有余悸:“多亏你来得及时,要不我今晚可就惨了。”

真要是敲晕,就不知道会被卖到哪个深山里去当媳妇了。

想想都很可怕。

又突然想到傅司寒刚才连着几个大动作,赶紧站了起来:“你的伤口没事吧?”

傅司寒感觉腹部有温热的液体涌出,没说实话地摇头:“没事,我注意着呢。”

苏安染却不放心:“等一会儿我看看。”

罗彩霞很快带了医院保卫科的人过来,傅司寒过去把歹徒的胳膊又按上,让保卫科的人送他去派出所。

等人走了,罗彩霞才发现坐在地上的大娘她认识,惊讶地过去蹲下:“吴大娘?你要不要紧?要不要去医院?”

吴大娘今天卖面条的钱都被抢走了,要是再去医院又要花钱,赶紧摆手:“不用不用,刚才那个姑娘说了,没伤到骨头,我回去抹点药酒就行。”

苏安染在一旁提醒:“大娘,你这个伤七十二小时内不能用抹药酒,要冷敷才行,回去用毛巾裹上雪,敷在肿的地方就好。”

然后又问傅司寒:“我们不用去派出所作证吗?”

傅司寒摇头:“我送你回招待所,然后我过去就行。”

苏安染还惦记着傅司寒的伤口:“还是一起吧,你的伤口肯定挣开了。”

傅司寒再厉害也是血肉之躯,刚才的动作肯定会牵扯到腹部的伤口。

两人小声说话时,罗彩霞扶着吴大娘起来:“阿寒,你们先忙,我送大娘回去就行。”

傅司寒皱眉犹豫了一下,苏安染立马明白他什么意思,现在天已经黑了,路上的路灯昏暗,很多地方还没有路灯。

而这里是县城西边,她刚听大娘说罗彩霞的裁缝店开在县城东边。

刚又连着出了两档子事,傅司寒怎么放心一个姑娘和一个老太太这么回去。

赶紧开口:“我们送你们吧,你们两个人走我们也不放心,万一歹徒还有同伙呢。”

傅司寒有些感激的看了苏安染一眼,他确实是担心罗彩霞两人回去路上不安全,却又不能扔下苏安染不管。

最后大娘坐在板车上,傅司寒推着板车,罗彩霞在一旁扶着。

苏安染嫌弃太累,就背着手跟在傅司寒身边,不时看看罗彩霞,再看看傅司寒,没事心里琢磨着,今晚这个事情就挺巧。

医院附近也不算很偏僻的路段,怎么就能连着发生两起这么恶劣的事件?

快走了两步,到罗彩霞身边:“彩霞姐,最近县城乱得很吗?”

没等罗彩霞开口,车上的吴大娘叹气说着:“可不是,前两天,我们隔壁那条街老王家的姑娘,今天才十八,在砖瓦厂当计分员,每天都是天刚黑就下班到家,结果前两天下班就没回家,他们家人找疯了都没找到。”

罗彩霞温柔地继续说道:“厂子说那天也是按时下班,结果人就是不见了,到现在也没找到,报警也没找到。”

“可不是,这是我们认识的,还听说别的地方也有姑娘丢了,反正到现在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苏安染感觉惊讶:“都这么大的胆子吗?”

按说这个年代的人,不是应该很老实吗?毕竟刚经历完那么特殊的年代,怎么还敢这么明目张胆地犯法。

一路聊着到了城东,罗彩霞的裁缝铺就开在路边,门上挂着个木板,上面用写着红色毛笔字:彩霞裁缝店。

吴大妈让傅司寒把她放在路边就行:“没事没事,我就把车子放彩霞门口,我慢慢走着回去,一路上你们也累了,赶紧回去歇着。”

几人拗不过老人,只能看着她一瘸一拐地进了胡同。

罗彩霞又看着她的小店,路灯把牌匾照得格外清楚,笑了笑:“阿寒,这个牌匾上的字,还是你教我写的呢,你看有没有进步。”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4日 上午2:00
下一篇 2022年12月14日 上午2:2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