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妍顾铭晨江妍顾铭晨最新章节列表江妍顾铭晨_江妍顾铭晨江妍顾铭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江妍顾铭晨)江妍顾铭晨最新章节列表(江妍顾铭晨)_江妍顾铭晨(江妍顾铭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小说介绍

顾铭晨升任扬州刺史三个月,就三个月没碰江妍了。这晚,江妍来到醉酒的顾铭晨床边,解开衣带,上塌抱着他。“夫君,我想你了。”她的羞涩还未荡开,却听闭着眼睛的男人哑道:“云舒,别闹。”江妍僵住,心口宛如被刺了一刀。“云舒是谁?”这时,顾铭晨猛然睁开了眼,而后立刻冷脸推开人。“你来做什么?”成亲三年,江妍从未受他冷脸,一时难以接受。她软下身段,试图缓解这僵持的氛围:“我是你的妻子,进你的卧房当然是为了照顾…

免费试读

顾铭晨升任扬州刺史三个月,就三个月没碰江妍了。
这晚,江妍来到醉酒的顾铭晨床边,解开衣带,上塌抱着他。
“夫君,我想你了。”
她的羞涩还未荡开,却听闭着眼睛的男人哑道:“云舒,别闹。”
江妍僵住,心口宛如被刺了一刀。
“云舒是谁?”
这时,顾铭晨猛然睁开了眼,而后立刻冷脸推开人。
“你来做什么?”
成亲三年,江妍从未受他冷脸,一时难以接受。
她软下身段,试图缓解这僵持的氛围:“我是你的妻子,进你的卧房当然是为了照顾好你……”
顾铭晨却翻身下床,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样。
“滚!”
男人的厌恶,刺痛了江妍的眼。
她再也待不下去,裹好衣服狼狈离开。
屋外,寒风呼啸。
像极了三年前,顾铭晨救她的那晚。
他说——
“江妍,我一眼见你就心生欢喜,你可愿嫁我为妻?我会爱你,敬你,一辈子对你好。”
她信了。
而后一头栽进顾铭晨的温柔爱意里,再也出不来。
为了远嫁扬州,她和父皇闹翻,气得父皇和她断绝了关系,最终隐瞒公主身份,以一介孤女的名头嫁给了顾铭晨。
婚后三年,虽然婆婆和小姑子不喜欢她,但顾铭晨处处维护,两人也算锦瑟和鸣。
可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顾铭晨怎么像变了个人?
那些对着天地承诺过的誓言,难道可以随意收回吗?
……
一夜未眠。
翌日,恰好是江妍的生辰。
府内张灯结彩,一片喜庆。
冷了一晚上的心渐渐回暖,江妍想,顾铭晨心里还是有自己的。
昨晚的异常,大约只是他喝了酒,还不清醒。
他刚上任扬州刺史,公务繁忙,自己改多理解他才是……
随后,江妍换上了顾铭晨最喜欢的流溪月白纱裙,戴上他送她定情的兰花簪,这才去书房找顾铭晨。
只是路过花园走廊,却听见下人们忙碌议论——
“快点把兰花摆好,半个时辰之后云舒郡主就到了,要是谁没做好冲撞了郡主,小心你们的皮!”
“云舒郡主昨天才和离回扬州,今日大人就把人请来府上,难道是准备再续前缘?”
“听说江夫人就因为和云舒郡主有几人像,才被大人娶为妻……”
江妍越听,心越乱。
原来府邸的喜庆装扮,并不是为了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强烈的不安笼罩心头,江妍加快脚步。
她要去找顾铭晨问清楚,此刻她迫切需要一个安定。
片刻后,书房。
江妍刚要推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小姑子谢晴晴的抱怨。
“哥,现在云舒姐姐回到你身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休了江妍这个替身?”
替身?
刹那,江妍脸上血色尽失。
顾铭晨那么疼她,连她绣花稍微熬红眼睛都舍不得,可到头来,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其他女人?
荒谬!
她不相信!
而屋内也是一片沉寂。
“哥,你该不会真的喜欢上江妍了吧?”
江妍呼吸一紧,接着就听到里面传来极致残忍的一句——
“玩玩罢了,区区孤女也配我的喜欢?”

第2章
江妍站着门外,浑身颤抖,灵魂仿佛被顾铭晨的话割断。
还没缓过来,书房门忽然被打开。
小姑子谢晴晴走出,见到她之后非但不惊慌,反而趾高气扬嘲讽。
“哟,既然你都听到了,就自觉收拾东西,趁早滚出刺史府吧。”
江妍咬唇,视线执拗望进屋内。
“就算要走,这话也该你哥来说。”
话落,谢晴晴又是一声嗤笑。
“江妍,你不会真的以为嫁给了我哥三年,就飞上枝头做凤凰了吧?”
“你身上穿的月白纱裙,头上戴的兰花簪都是云舒郡主惯爱的打扮,低贱就是低贱,你模仿的再像,也上不得台面。”
“我劝你赶紧把这一身换了,冲撞了郡主可没好果子吃。”
这一句一言,字字戳心。
这时,顾铭晨终于从书房走了出来。
他俊朗无双,穿着跟她一色的月白锦袍,可江妍却没有半点开心。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顾铭晨蹙眉命令:“回房换一身。”
江妍僵住,他从前明明夸赞,她穿月白最是绰约。
难道……谢晴晴说的竟然是真的?
她堂堂天越公主,竟然被人哄着足足做了三年的替身。
难以言喻的疼席卷而来。
她小心翼翼扯住顾铭晨的衣角。
“夫君,你们都是开玩笑的,对吗?你三年前明明承诺过,会爱我,敬我,会一辈子对我好——”
“江氏,认清你自己的身份!”
顾铭晨甩袖挥开她,凛声警告:“我能让你坐上刺史夫人的位置,也能让你变成一无所有的孤女!”
话落,他便大步离开。
独留江妍一人捂着胸口,痛苦凝着男人远去。
江妍被厌弃,被迫换了一身水红衣裳这事,瞬间在府邸传开。
半个时辰后。
府外鞭炮齐鸣,比江妍大婚那天热闹百倍。
可笑的是,这只是为了迎接另一个女人的区区拜访。
满堂喜色,只有江妍与这欢庆格格不入。
她自虐般来到花园,一眼就见到了站在鹊桥上的一对璧人。
顾铭晨和一个年轻女子穿着同色的月白衣袍,他眼中的温柔小心,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的珍重。
心口疼到撕裂,她连对方走到身边都没有反应过来。
“铭晨,这位姑娘是谁?她的眼睛长得跟我好像。”
女人娇媚的话语拉回了江妍的思绪。
她咬唇望向三步开外的顾铭晨,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他每晚温存时,最后都会吻她的双眼……
曾经有多甜蜜,此刻就有多痛。
而顾铭晨却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擦肩而过时只淡漠道:“府里一个丫鬟罢了。”
江妍僵在当场。
她没从哀痛中回神,就见婆婆张氏从不远处快步走来,横眉刻薄吩咐。
“来人,把这个冲撞郡主的贱蹄子关进柴房,听候发落!”
明媚正娶的当家主母,却被几个粗使婆子捂住口鼻,拖狗一般拖了下去。
作为惩戒,江妍被关后足足饿了一天。
入夜。
躲在隐秘处的皇家暗卫再也看不下去,悄然送上食物和水。
“公主,您可是皇家捧在手心疼的天越江妍,顾铭晨根本配不上您的情意,随属下回皇城吧!”
江妍却忍着泪摇头:“我当初任性嫁给顾铭晨,和父皇断绝了关系,如今哪还有脸回皇城?”
“你走吧,我自己选择的路,是甜是苦,都该自己承担。”
暗卫劝解不了,只好离开。
夜渐深,柴房又冷又脏。
她发起了高烧,浑浑噩噩间,江妍好像回到了和顾铭晨的初见。
他温柔笑着,来牵她的手。
她欣喜奔向他,可还未触及他的之间,一桶冰水忽然兜头浇下!
江妍骤然清醒。
接着,就见婆婆张氏凶声恶煞冲进门,狠狠甩下一耳光。
“你竟敢用巫蛊之术诅咒郡主,我今日就代我儿除了你这个祸害!”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4日 上午7:00
下一篇 2022年12月14日 上午7:2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