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宴汐沈崇宋安安小说宋宴汐沈崇宋安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宴汐沈崇宋安安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宋宴汐沈崇宋安安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宋宴汐沈崇宋安安小说_宋遇 沈念

宋宴汐沈崇宋安安小说(宋宴汐沈崇宋安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宴汐沈崇宋安安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宋宴汐沈崇宋安安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宋宴汐沈崇宋安安小说)_宋遇 沈念

小说介绍

李涂沉默很久,突然笑出声,说:“还别说,张喻这两声,学的还挺像,是吧?”就他这不正常的笑容,怎么看怎么邪门,没敢说话的,更别提发表意见了。大家面面相觑,提议道:“要不,我过去帮帮忙,我跟张喻也挺熟的,还没有见过她这么跌面的时候,她一个小女生也挺难的。”“是她自找的,管她做什么?我哄着她她不要,没准她就是有受虐倾向,喜欢在别人面前低声下气,别去打扰她的雅兴了。”李涂不在意道。也就没人敢说了。…

免费试读

李涂沉默很久,突然笑出声,说:“还别说,张喻这两声,学的还挺像,是吧?”

就他这不正常的笑容,怎么看怎么邪门,没敢说话的,更别提发表意见了。大家面面相觑,提议道:“要不,我过去帮帮忙,我跟张喻也挺熟的,还没有见过她这么跌面的时候,她一个小女生也挺难的。”

“是她自找的,管她做什么?我哄着她她不要,没准她就是有受虐倾向,喜欢在别人面前低声下气,别去打扰她的雅兴了。”李涂不在意道。

也就没人敢说了。

“不过,对面那姓战的,笑的还挺刺耳的。”

这一句话,让现场的气氛再次诡异起来,安静到过分,带着一种死寂。

李涂再次沉默很久,才道:“好笑呗。张家大小姐出来卖笑,谁能不笑?大家该吃吃该喝喝,去操心她的事情做什么?”

你瞧瞧这,就没一句话正常的。

就像吃了火药桶一样。

也不知道张喻干了什么,能让李涂的毛,炸成这样。

不过几分钟后,李涂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大伙抬头,只有一个了然道:“没什么值得惊讶的,咱们吃咱们的,李总还能真不管张喻不成?”

“李总刚才的话不是挺绝情。”

“这么说吧,他要是真绝情,咱们就不会出现在这个包厢了。你说张喻前脚出现在这儿,怎么咱们后脚也来了?”

……

张喻在战总的笑声当中,表情还算正常。面子嘛,也不能当饭吃。

“张小姐,你还挺有意思的。”战总笑累了,直喘着气,“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我没见过比张小姐理解得还透彻的人。”

张喻挺不快的,但也还是笑:“战总要是还想听,我也可以给您学学其他的。”

“不用了,不用了,狗叫就够经典了。”战总又忍不住了,再次直乐,“要是刚刚录个视频就好了,发到网上,肯定火。要不张小姐再来一遍?”

“酒都上了,战总咱们还是喝喝酒吧。”张喻委婉道。

战总享受张喻的示好,但也不真敢跟张喻把关系搞僵,也就顺水推舟没再提。只不过在喝酒上,还是多灌了张喻两杯。

张喻也能撑住,甚至面不改色。战总也高兴,喝多了点,手在张喻身上捏了两把,表情颇为恋恋不舍。可惜了最多也就只能到这一步。

而张喻趁他喝多了,就把合同的事说了,战总喝的正高兴,大手一挥,就把合同给签了。

最后她点头哈腰的把战总给送走了,战总喝多了,说了些难听的话,她也带着笑当做没听见。

张喻在送走战总之后,才看见了一直在对门的李涂。

她有几分尴尬,自己奴颜婢膝的模样,居然被他撞了个正着。张喻再怎么样,也还是不希望在前任面前丢人的。

还是这种没骨气的时候。

她朝他点头打了个招呼,就打算快步离去了,不过李涂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

张喻如芒在背,最后还是回头叹气看着他:“李涂,你是还有什么事情吗?”

李涂的声音淡淡的,分辨不出语气,他说:“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样。”

张喻又叹了口气,说:“赚钱嘛,不磕碜。”

“让人家调侃你,被人家贬低,你也是脾气好。”

张喻不知道,李涂这是不是在讽刺她。

她想了想,说:“你也知道的,现在谈生意有多难。不过最后谈成了我还是很高兴的。我不是这块料,委屈就得多受一点。谁谈生意不吃点苦头呢,是不是?”

“哪怕被人骂你是狗?”

张喻低下头,没说话。

李涂看上去,有些不耐烦了,“张喻,我最后跟你说一遍,你要真有事,应该来找我。不需要你跟我在一起,我也没有任何条件。”

张喻也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找了个理由说:“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改天见。”

李涂深深吸一口气,他总有一天会被她给气死。

而张喻说走就走,半点也不含糊,李涂在她身后冷冰冰的看着她的背影,最后也离开了。

没有人知道李涂这一晚去干了什么,但张喻第二天再次见到战总时,是在医院里,作为合作方,她得去看看他。

战总这一回见到她十分客气,她一进来就跟她说请坐,跟那天谈合作的时候大相径庭。战总道:“张小姐,上次是我不对,我跟你赔个不是,希望我们能好好合作。”

张喻也不是傻子,战总态度的变化,大概是因为被人教训了。除了李涂,没人会这么做。

除了战总的态度变化之外,找她合作的人也逐渐变多了,基本上都是一些合适她的小项目。甚至其中有一个常年跟李涂走的近的,愿意在合作之余,倾囊相授很多有用的东西。

张喻很感谢,也确实学到不少东西。她跟男人说:“你帮我转告李涂,他真的不需要还来管我。他自己也有很多事情,没必要白白把精力浪费在我身上的。”

“他没有办法不管你的。”男人笑了笑,无奈道,“这段时间一直都在给你铺路呢,上一次姓战的那么欺负你,他已经气死了。不可能再让你那么低声下气去其他人面前讨合作的。”

张喻还没来得及开口,男人又说:“我们能帮你这点,也就是个小忙。你也不需要不好意思,举手之劳而已。李涂本来是想自己教你的,但你不愿意接近他,也只有我们帮帮忙了。不过,李涂要是亲自教你,肯定比我们要好得多。”

张喻说不出来半个字,她也知道李涂很好很好,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馈他。

“张小姐,李总算得上是一个好男人了,要是错过他,你以后肯定会后悔的。我跟他认识这么久了,他身边没有任何异性,我记得之前,你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他说的最多的就是,太晚了我得回家了。”

张喻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之前。

李涂说,我这人挺傲的,不喜欢求别人,如果三番两次主动,那就是尊严也不要了。

其实分手以来,李涂已经主动很多回了。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4日 下午10:24
下一篇 2022年12月14日 下午10:4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