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全本免费小说报告是桑总他蓄谋已久书名的小说桑行扬完结版阅读

422次浏览     发布时间:2024-02-22 07:32:06     编辑: 桑行扬
报告是桑总他蓄谋已久书名的小说

报告是桑总他蓄谋已久书名的小说

作者:桑行扬

类型:【玄幻科幻】

他怎么……偷亲啊。’清晨的阳光温暖的打进房间。周楚悦顶着一只蓬松又有些凌乱的丸子头,咬着牙刷,手上却停止了动作。不对……昨晚肯定是她做梦了。 家里有两个女孩,但是母亲的目光从来没有在她身上停留过,喜欢的也只有周慕陈。就连名字,姐姐的名字都是爱情的结晶。 如果3年前,母亲没有病重…… “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桑行扬沾好调料,亲自夹起...

家里有两个女孩,但是母亲的目光从来没有在她身上停留过,喜欢的也只有周慕陈。就连名字,姐姐的名字都是爱情的结晶。

如果3年前,母亲没有病重……

“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桑行扬沾好调料,亲自夹起来放到她的面前。

周楚悦下意识张开嘴,直到虾肉在嘴里慢慢的渗透出鲜味,才意识到刚才直接就着他的筷子吞了下去,立马反应过来站起身,这对于洁癖人士怕是无法容忍。

“我去给你拿双新的筷子。”

下一秒,桑行扬夹了块豆腐到自己的嘴里,“对你没有洁癖,坐。”

那盘虾的味道实在是好,慢慢的就勾起了她的味蕾,虽然就在自己面前,还是忍着口水问了一声,“你喜欢吃虾吗?”

像是看到了她对那盘虾灼热的视线,桑行扬轻笑,“不喜欢,我对虾过敏。”

“过敏”两个字像是一把安心剂,一整碟子的虾,最后吃的一只都不剩。

直到躺在柔软的床上,心里还记着那盘虾。小阎王给她剥了一盘虾?居然还真的跟他在同一个屋檐下平和共处了。

可是3年前的那天晚上,她明明看见……难道是看错人了?虽然月黑风高,但是应该不至于看错人吧。

脑子里还一团乱麻,旁边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

侧过头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幅“香艳”的画面。薄薄的眼皮下一双丹凤眼,高鼻梁,嘴唇的弧度甚至都像是画家精心画出来的。

此刻身上还带着氤氲着些水汽,薄薄一层肌肉,白皮肤。平常浴巾基本上裹的还算严实,今天不光光是腹肌,两条大长腿也露在外面,常年规律的运动让整个人肌肉分明。

呼啦。

周楚悦蹭的一下翻了个身,背朝着他,看着面前的墙壁牢牢的闭上眼睛。怎么回事呀……这小阎王今天像是吃错了药,要不露这,就是露那。

晚上吃饭的时候,衬衫都快解到腹肌了。

闭着双眼,眼前虽然是漆黑一片,但是听觉却变得格外灵敏,被子被缓缓掀开,滚烫的身躯躺了进来。

牢牢的闭着眼,耳边都是男人沉沉的呼吸声。

虽然早就不是第一次躺在他的身边,但是每次躺,都紧张的难以呼吸。眼前不知怎么的,就浮现出一幅瑰丽的画面。

修长白皙的手指缓缓的游弋在薄薄的一层肌肉上,顺着往下……周楚悦用力的闭了闭眼睛,怎么回事,她这是在肖想小阎王的身体吗?

肖想两个字像是一把火热的刀,搅得整个人脸红的一塌糊涂。

幸好还有被子在,看不见她熟透了的脸颊。

过了好久,床的另一边传来了细小的动静,温热的手指黏过来,轻轻的攥住了她的指尖。

食指慢慢的,一圈圈打圈按摩着那枚戒指。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习惯,仿佛每一个夜晚,桑行扬都爱攥着她的手指,缓缓摩挲。

……

睡意来的匆忙。

桑行扬再次起身的时候,被子被掀起小小一块,尽管动作极轻,周楚悦还是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他貌似是去了趟洗手间。

回来的时候,身上沾了些冷冰冰的水汽,冷冰冰的气息猛地往被窝里一钻,混合着她最常用的那个沐浴露味道,茉莉花的味道。

空气静悄悄的。

桑行扬手臂撑着床,盯着她恬静的睡颜,忽然俯下身,在她粉嫩的唇瓣上亲了一下。好像第一次没尝到是什么味道的,又吻了第二次。

明明这个吻轻的像羽毛,但是,心跳仿佛要震碎耳膜。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被子底下的手指一点点的攥紧床单。

周楚悦拼命的忍着,天知道装睡是多么一件有技术含量的事儿。

空气好像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好不容易等他在另一边躺下来,周楚悦的眼睛猛然睁开,抿了抿嘴唇。

睫毛疯狂的乱颤。

他怎么……偷亲啊。

清晨的阳光温暖的打进房间。

周楚悦顶着一只蓬松又有些凌乱的丸子头,咬着牙刷,手上却停止了动作。

不对……昨晚肯定是她做梦了。

偷亲……这很明显不是小阎王的风格。

想到这边,愉快的吐掉了嘴里的泡泡。

直到下楼吃早饭,周楚悦埋着头咬着包子,时不时抬头偷瞄一眼对面连吃饭都斯文的人,然后又低下头咬着嘴里的包子。

桑行扬把她所有的表情都纳到眼底,端起碗,背着碗偷偷的勾起嘴角,双眼皮下那双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

长腿轻轻的交叠在一起,他很少翘二郎腿,只有心情格外愉悦的时候,才会翘着二郎腿。眼睛漆黑又深沉的落在她的身上,就好像看着猎物慢慢走到自己的地盘那般。

桑行扬笑了。

高级的猎人一般都以猎物的形式出现。

他站起身的那一秒钟,周楚悦也跟着蹭着一下站起身。脸颊上蹭的一瞬染上几分不自然,周楚悦塞了一个包子到桑行扬的手里,“你再吃一个吧,红豆馅儿。”

桑行扬勾唇,点了点头,眉头微微挑起,似是而非的看着她。

“你,你昨晚有没有梦游啊?”周楚悦装作不在意的勾了勾眼前的碎发,然后又不经意的咬了一口包子。

“嗯?”

这声嗯带着若有若无的鼻音,反倒有些勾人。

再加上他今天穿了身白蓝的衬衫,有着种随意又慵懒的感觉,锁骨向两边延展开,白皮肤,眼睛微微眯起。

抬头的时候,正好对上了他那漆黑的视线,里面好像晕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啊!没什么,我随口说说的……没,没什么。”周楚悦有些慌乱的摸了摸自己的头,明明偷亲的是他,现在心虚的怎么变成了她了?

她的反应,仿佛完全都在他的预计之内。

桑行扬扬了扬手里的包子,眼底笑意清晰,像是藏不住似的,走了好远,忽然回过头,慢慢开口,“桑太太,我晚上可从来不梦游。”

小姑娘嘴里还鼓鼓的,听到这话,猛地一咽,差点还噎着了。没化妆,脸上没那么冷,透着淡淡的粉。

不。不梦游啊。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