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都市小说游戏情丝章节目录阅读

267次浏览     发布时间:2023-11-10 18:59:38     编辑: 温昭
游戏情丝

游戏情丝

作者:温昭

类型:【现代言情】

商行屿父母离异,他从小跟着父亲生活,贫穷在他身上烙下了深刻的印记。所以他把上进自律刻进骨子里,连过多的社交都没有,人便显得有些孤僻了。他骄傲,自尊心极强,心思极致细腻。我家庭优越,打小被宠着,没受过什么委屈。他直博的第二年,越来越忙,忙起来可以一天不回我消息,十天八天都不见得能见上他一面。那时我爱得过浓,哪里受得了。.........

《游戏情丝》 小说介绍

主角叫温昭商行屿的书名叫《游戏情丝》,是作者温昭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商行屿:六万。六万?狗东西挺能嘚瑟,吓唬谁呢。如果是以前,我倒真有把六万块的衣服丢进垃圾桶的底气。现在,人穷了,志也短了。我迟疑着要怎么说狠话,一通电话就打了进来。陌生的异地号码,我按下接听键:「你好...

《游戏情丝》 游戏情丝第16章 免费试读

商行屿:六万。

六万?

狗东西挺能嘚瑟,吓唬谁呢。

如果是以前,我倒真有把六万块的衣服丢进垃圾桶的底气。

现在,人穷了,志也短了。

我迟疑着要怎么说狠话,一通电话就打了进来。

陌生的异地号码,我按下接听键:「你好,哪位?」

电话那头的人没有说话,我听见风卷着轻轻的呼吸声传来。

他正站在风里抽烟。

莫名的,我的心头一跳,试探地问:「商行屿?」

婚宴那天徐思喜用我的手机给他发过短信,我依稀记得,不是现在这个号码。

但第六感强烈地告诉我,是他。

「嗯。」低哑的尾音撩人,「下楼。」

我惊得从床上坐了起来,还没等我问出他怎么知道我家地址,他已经把电话挂了。

可以啊,都学会先发制人了。

我存心晾着他,磨磨蹭蹭了二十多分钟,才换上衣服出门。

没刻意打扮过,寻常的家居服外套着松松垮垮的羽绒,披头散发素脸朝天,慢悠悠晃下楼。

一出公寓大门,很轻易就看见了站在冰天雪地里的商行屿。

夜色墨沉,路边光秃秃的树丫上结了晶莹的银条,彩灯萦绕,男人侧身站在光影里,浮沉在流光里的侧脸轮廓,沉静清隽。

我突然冒出来一个很好笑的念头。

嗯,能原谅当初为他沉迷,为他哐哐撞大墙的自己了。

这狗男人,确实有资本。

我走过去,还没靠近,他还是察觉了,缓缓侧过身来。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的?」我皱着眉质问。

商行屿捻灭烟头,手一抬,极自然地顺了顺我的头发。

这忽然的亲密举动,我抗拒地往后退,冷冷瞪着他。

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他到底想干吗?

手落空,商行屿慢慢收了回去:「睡这么早?」

我把挂在手臂上的大衣丢给他,胡乱整理了一下睡觉弄乱的头发。

「我自然睡得早,不比商先生您应酬多,谈的都是亿万的单子,夜生活丰富也在理。」

温▪阴阳怪气▪昭,我本人。

我老早就闻见了他身上淡淡的酒气,恐怕刚从某个灯红酒绿的酒局抽身。

商行屿压着唇似笑非笑,瞧了几秒。

似有些无奈,倒也没和我呛:「陪我走走。」

「没空。」我转身便走。

手腕被人抓住:「我有话和你说。」

「我不想听。」

笑话,你有话想和我说,凭什么认为我就一定要听?

商行屿放开我的手,就在我以为他总算有点识趣时。

他慢声开口:「陪我走走,还是我到你家坐坐,二选一。」

9

「……」这极其无赖的语气,真叫我大开眼界。

或许是心里也有点不该有的涟漪,就想知道,他到底能说出什么来。

我妥协了。

深冬的夜里,已过十点。

公寓不远处便是一个冰雪公园,因为临近一所职校的缘故,便是这样的严寒,也挡不住学生们炽热的心。

绕湖的青石路上多半是年轻的情侣,或牵手走过,或藏在路边昏暗处拥抱。

我始终保持着两步远的距离跟在商行屿的身后,在这般情景下,总能从他们的身上看到我和商行屿曾经的影子。

说不出的怅然。

走了一段路,他迟迟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我自然不可能先开口,低着头满脑子都是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没察觉前方的人突然停止脚步,一头就撞在了他的后背上。

身躯如硬铁,他疼不疼我不知道,反正我脑门疼得慌。

我揉着脑门刚想骂人,商行屿转过身:「我这么带不出手?」

「???」

说得这么暧昧,搞得我和他有什么关系似的。

真狗。

不过,看看旁边的情侣,再看看我和商行屿,怎么说呢?

我皮肤白,个子是娇小型,长相偏幼,加上这一身随意的打扮,更幼态了。

而商行屿西装革履搭大衣,人模狗样的成功人士标本。

在周围气氛的烘托下,我和商行屿一前一后的姿态,让我像是一个……被成熟多金的老板包养的女大学生。

淦!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没了耐心,「赶紧说,我要回去睡觉!」

我真是有病,美好的周末晚上,竟然答应和他跑到这里吹寒风。

「介意搭把手?」商行屿忽然俯过身来。

他有绝对的身高优势,一高一低,四目相对,呼吸交缠。

从他身上散发的酒气在鼻息间越发浓烈。

我的脑子短路,特傻地问:「什么?」

「喝了点酒,头晕。」他按着眉心,看起来是真的很难受。

「要不,坐下来休息会?」

嗯,我真是个善良的人,肯定不是因为见鬼的意乱情迷。

「不用。」商行屿皱着眉隐忍着,「车在那边,陪我走过去。」

看着他这副样子,我暗暗叹了声。

那么喜欢过的人啊,再怎么嘴硬,仍难在他这么难受的时候,一走了之。

我拼命说服自己,平静道:「那我扶你。」

「不用。」商行屿垂下绕着醉意的眸子,视线落在我伸出去的手上,「这样就可以了。」

他握住我的手,手掌清瘦宽薄,轻易就把我的手裹住。

我心中一悸,还未来得及挣脱,便被他拉着慢步向前。

晚风吹拂,我看着我们紧握在一起贴在他腰后的手,大脑一阵空白。

任由他带着我走出去好远好远。

凛冬的夜晚,人声逐渐在耳边消散,只剩下夹着刀子般的寒风在耳边呼啸。

吹得人逐渐清醒。

「商行屿。」我站住脚步不肯再往前走,死死盯着他的背影,「你什么意思?」

商行屿缄默良久,没有回头,看不清是什么样的情绪。

滚过烈酒的喉沙哑低沉,混在风里,听来破碎。

「阿昭,我后悔了。」

10

自分开,我从未期待过「后悔」两个字能从商行屿的口中说出来。

傲骨带刺的人,怎么可能会后悔自己曾做过的选择?

过往情好时,少女心思总有点肤浅,疯狂想要从他身上找到一些他爱我的证据。

便时常任性地和他作,逼着他放下骄傲为我低头。

好像只有他这样做了,才是爱我的证明。

商行屿从不会惯着我,所以我从未得逞。

如今他真低头认错,我半点也开心不起来,只觉得,既讽刺也难过。

「后悔什么?」我甩开他的手,带着笑容问他。

商行屿不说话,从口袋里摸出烟盒,迎着风点火。

烟雾散开,他隔着白雾看来的视线,似遥远悠长情绪难测。

「说不清。」他咬着烟,唇角漾着薄笑,「就是在无数个瞬间,固执地觉得这个时候你应该在我身边。」

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我也曾有过无数次。

但这些悸动,在分开的年月里,一次又一次被眼泪带走了。

我竟不知,面对他时自己能这么冷静。

甚至还有闲心问他:「哪样的瞬间?」

商行屿隔着烟雾眯眼看我:「靠近点,我细细和你说。」

瞧,这些年,他不仅越来越狗,还越来越坏。

我轻嗤地笑开,摇头道:「商行屿,你走吧,什么都不用说。」

他根本不知道分开的这些年,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也不想和他拉扯,有些事一提,除却心酸,再无其他。

他没有动,我先转身离开的。

商行屿没有挽留,像多年前我们分手那天一样。

站在原地目送我离开。

像是故事未尽,又确实难以言说。

并没什么值得心思起伏的事,我仍然失眠了一整夜。

寂静的黑暗中,记忆碎片总在试图拼凑完整。

我很深刻地记得一件事。

和商行屿分开的第二年冬天,是我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的第一年,也是我家遭遇巨大变故的一年。

那个冬天,北京城下了很大很大的雪,我凌晨被冻醒。

夜里黑沉沉的,也不知道怎么的,我莫名就哭了。

抱着被子嚎啕痛哭,又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拼命压抑得整个胸膛都快爆炸。

小说《游戏情丝》 游戏情丝第16章 试读结束。

热门小说